document.write('
') 张大卫:国家供应链体系建设的战略问题:突破 -

物流知识

张大卫:国家供应链体系建设的战略问题:突破

发布时间:2021-09-06 02:41:49 所属栏目:物流知识 阅读:

导言:本文为作者在宁夏银川举办的第五届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跨境电商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的视频讲话。
(一)
我们已经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互联网 + 经济全球化,推动全球贸易业态发生了重大的变革,产生了可以被称为“数字贸易”的新经济形态。如今,跨境电商已成为“数字贸易”中最活跃、最普惠、最能代表时代技术进步特征的贸易方式。
2014年5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河南保税物流中心跨境电商试点平台,鼓励试点工作要“向着买全球、卖全球的目标前进。” 当时一些同志对跨境电商怎么发展并不清楚,没有理解总书记重要指示的深刻内涵和党中央、国务院支持跨境电商创新发展的重要意义,对跨境电商有消极的看法,甚至提出了一些限制发展的想法。
很快,国家和有关部门改变了这种状况,特别强调了对新业态监管既要严格又要创新,要做到包容审慎。海关总署为推动监管创新,设定了1210(保税备货)、9610(集货)两种代码,解决了B2C零售进口模式的监管问题,并由世界海关组织向各国进行了推荐。2019年4月,国家又批准一批城市设立综试区后,跨境电商试点城市达到了105个。近年来,国务院连续发布多个文件,从税收、清单管理、物流、融资、保险等配套业务上对跨境电商发展给予强力支持,海关总署又明确了9710(企业对企业)、9810(企业对海外仓)两种新监管模式,以促进跨境电商B2B出口。
这些措施,成为我国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发展基本政策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极大地激发了跨境电商的市场活力。在去年疫情对全球供应链和传统经贸活动造成深刻冲击的情况下,中国跨境电商逆势而上,全年实现进出口1.69万亿元,同比增长31.1%,比五年前的规模增长了近10倍,有力支撑了我国进出口贸易的增长。通过十年的发展,跨境电商走过了由异端化到边缘化,再到主流化的过程。
中国跨境电商的发展,对全球跨境电商市场起到了拉动作用。跨境电商重构了全球供应链体系,优化并正在重塑全球产业生态及消费市场结构。它惠及了全球几十亿消费者,使无数中小微企业和从业者直接融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直接进入到了全球性消费市场。
(二)
去年以来,针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及国际环境错综复杂的变化情势,中央提出了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战略部署,并进一步强调了打造安全可靠、自主可控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的重要性。
站在国家战略需求的角度审视供应链安全和巩固我国对外贸易大国地位的问题,跨境电商无疑面临重大的发展机遇和肩负重要的历史责任。但我国跨境电商也遇到了在交易平台、跨境物流、跨境支付、产业生态和监管政策等五个方面的发展瓶颈。
1. 交易平台
跨境电商平台是跨境电商生态系统的核心和最重要的应用场景,具有科技革命促进产业变革的典型特征。它以平台代替了传统的产业组织,把新业态的所有关联企业聚合成一种新的市场关系,把碎片化的消费行为集结成巨大的贸易流量。
中国跨境电商对全球贸易方式变革做出了突出贡献,这首先表现在跨境零售进口B2C的监管模式创新和一批知名跨境电商平台的成长。但由于政策创新仍存不足,一些平台调整了业务方向,跨境零售进口业务量的增长,也与国内消费升级的趋势不相匹配。9710、9810监管模式推出后,跨境电商B2B出口业务大增,2020年其比重达到全部跨境电商业务量的75%左右。
国内虽有阿里的全球速卖通、京东全球购、敦煌网等平台,但其全球影响力仍然不够。中国的卖家主要还是在亚马逊、易贝、Wish和做欧美、东南亚市场的平台上开店。今年1月,中国卖家占亚马逊新卖家的比例达到了75%。这使中国跨境电商往往在各种规则和服务上受制于人。近期,亚马逊平台以中国电商“刷单”违规等理由,强制性关闭了平台上5万家中国卖家门店,使中国商户的货、款损失严重。据深圳跨境电商协会企业反映,由于很多运至美国海外仓的货物无法退回,货主只得廉价处理,由之在墨西哥形成了一个回收这些货物,再把它高价转卖至拉丁美洲的新产业。
2. 跨境物流
高时效性是跨境电商的重要特征,成本、效率和专业化也是跨境物流业务的生命线。跨境物流的流程由集货、运输、储存、分拨、配送及相应的关务、税收监管环节组成。我国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如运输网络、综合枢纽等,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国内运输能力也堪称强大。在进口商品物流的分拨配送上,菜鸟、京东及顺丰、“三通一达”等快递物流表现优异。
但是,我们在跨境进出口物流的全球业务上则相当薄弱。Fedex、UPS、DHL等国际巨头垄断了国际速递业的市场,中国邮政速递物流(EMS)虽也有好的发展,但其规模和能力仍与国内需求不适配。去年疫情期间,海运和中欧班列一箱难求,价格暴涨,而我国的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又严重缺乏,广大商户只有包租或湿租航空公司的“客改货”飞机解决跨境货运问题。加之商品到达地海外仓不足,终端配送全面依赖对方市场,使我国出口企业的物流成本和经营难度大幅上升。
总之,我国缺乏具有全球服务能力的物流集成商和服务跨境电商业务的专业化、国际化供应链管理商和大型航空承运商。
3. 支付手段
我国跨境电商在零售进口方面,支付宝、微信等拥有很大优势,一些第三方支付公司及银行,也与跨境电商交易平台合作,服务卖家,开展收款服务。出口业务虽有连连支付、pingpong等成长性好的支付服务公司,但中国卖家的收单收款及其他个性化、金融衍生服务等业务,仍需依赖PayPal等美国公司。据有关方面的数据,境外70%的在线跨境买家,喜欢PayPal的支付服务。另外在结算等环节,包括银行和卡组织等,中国跨境支付商的服务能力也亟需提升自己的规模和质量,而困扰中国卖家的外汇收入回流问题仍长期未得到解决。
4. 产业生态问题
任何新业态的形成和可持续发展,都离不开技术、人才、服务和产业体系的强力支撑,离不开环境的营造和模式的不断创新能力。新技术革命催生的产业组织往往和传统规则与模式之间摩擦系数很大,更何况跨境贸易更是涉及国际通则、标准、惯例,涉及格局的调整和多双边利益的博弈。这是一个典型的系统工程。105个试点城市要试什么,实际上就是两条:一是蹚出一条新路,创造新的政府监管和产业发展模式,形成新的行业标准和规则,使之能与世界对标接轨。二是形成一种新的产业生态,使其能与其他产业系统共生共荣,实现能量互补。跨境电商生态系统极为复杂,除交易、技术、人才、信息、关务、物流、金融、品牌营销、知识产权管理、供应链管理、咨询、设计、法律、财会等众多的服务外,还有政府监管和税收、统计、外汇、卫生、市场等公共服务及行业自律性组织的管理与服务。更重要的是,它还连通着庞大的制造业体系和国内外消费市场。但目前除深圳、杭州、广州等城市有较好的发展态势外,大多数城市并未培养起富有生机的跨境电商产业生态系统。
5. 监管政策
在国际经贸治理体系上,当前最大的问题是与欧美等发达国家规则的对接障碍,在如何使我国的跨境电商创新模式逐步上升为WTO的贸易规则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另外是否要将跨境电商与数字化贸易、数字品贸易、数字服务贸易一并作为我对外“数字贸易”谈判的一揽子内容也需要抓紧确定,毕竟跨境电商是中国较有国际竞争力的新业态。目前,美国拟牵头搞针对中国的环太平洋国家数字贸易谈判,这个动向要严密关注。
在国内环节上,对跨境电商的一些政策还需调整,比如进口的正面清单制度和限额度的规定,与个人物品进境清单相比就存在不公平现象。还有一些城市正在试点的O2O模式,还不能向城市商圈推行。这些都是抑制消费的政策,与国家鼓励消费升级和“双循环”的大思路仍有一定差距。跨境电商已成为我国扩大开放的重要推动力,在试点城市如何加快监管政策的共享、如何推动功能口岸和特殊监管区功能构建,都需在政策上持续发力。
(三)
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11月4日上海进博会上发表视频讲话时强调:“中国将挖掘外贸增长潜力,为推动国际贸易增长、世界经济增长作出积极贡献。中国将推动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发展,培育外贸新动能。”
贯彻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就是要在国家战略的大视角下去思考、谋划和推动跨境电商发展:
第一,跨境电商被总书记定位为“外贸新动能”,实际上就是要依靠它释放的动力去助推中国外贸与国际贸易、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增长。
第二,跨境电商是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特别是全域对外开放的重要平台,是我国参与全球数字贸易治理,促进国际经贸规则改革的重要实践场景。
第三,跨境电商是我国构建“双循环”新格局的重要支撑,是新形势下实现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可控的重要保障。
第四,跨境电商是增加地方经济发展活力,促进包括制造业、农业、服务业等多业态发展,使其更快融入全球供应链体系,带动就业和人才聚集,提升城市国际化水平的重要途径。
从以上几点可以看到,中国跨境电商发展已被新时代赋能,站在新的风口上。因而要解放思想,补上短板,用新发展理念促进监管不断改革,模式不断创新,加强顶层设计,实现流程再造,全面提升跨境电商的全球竞争力和规则制定能力。
有几条建议:
1. 对现有的105个试点城市进行分类指导,根据其不同的特点和优势,发展具有显著区域和专业化特征的跨境电商园区,吸引相关企业入驻,形成区域特征明显的产业生态区。如银川市可发挥“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平台优势,建设面向阿拉伯国家、上合组织国家及中亚地区市场的跨境电商枢纽园区。哈尔滨、南宁、昆明可建设面向俄罗斯、东南亚等区域的枢纽园区,以巩固和加强区域供应链。同时,通过规划指导,在一些试点城市推动跨境电商的专业功能构建。如培育杭州、深圳的跨境交易和跨境支付平台,郑州的跨境物流和农产品专业化跨境电商平台,在深圳构建文化产品跨境交易平台等。
2. 推动EWTP(数字国际贸易平台)建设。总书记曾在杭州G20峰会上强调过EWTP问题,但国内对其研究重视不够。它实际上是用跨境电商业态在全球区域市场构筑的供应链枢纽平台,在这一平台上将汇聚当地政府监管服务、社会化服务和交易支付、信息撮合、物流集疏分拨等功能。目前,我国跨境电商企业根据国外市场、交通物流等基础条件,已在一些城市建成了规则模式对接顺畅、跨境运输便利、海外仓相对集中建设、终端配送本地化的物流节点,把这些城市的节点与国内跨境电商业态发展好的城市进行对接,即可成为一种能支撑“双循环”新格局的全球性网络。
3. 培育中国的国际化速递物流龙头企业。速递物流是以邮政包裹、快销品、零组件、高附加值产品、冷链产品为主的专业物流,随着我国产业和消费的升级以及跨境电商业态的快速发展,中国缺乏UPS、Fedex、DHL这样的国际快递龙头企业的弊端逐渐呈现出来了。我国目前国内快递业发展势头良好,产业集中度也在提升,但这些企业的国际化步伐还没迈出去,现有的EMS(中国邮政快递)也需加快国际化机制的构建。要打破中国跨境电商产业对国际快递巨头的依赖,整合资源,加快建设由国际集运、分拨、海外仓、终端配送和供应链服务于一体的国际快递龙头企业势在必行。同时也要提升中欧班列和海运对跨境电商发展的支持能力,发展铁路速递及TIR(国际运输)卡车快递,开拓跨境电商的陆运市场,推进全球范围的D2D(门到门)服务。
4. 进一步改善跨境电商发展环境和政策体系。包括:(1)加强试点城市交通、物流、口岸、保税仓及中国企业公共海外仓设施建设。降低海关特殊监管区准入门槛。(2)在继续严监管的同时,适度下放审批权限。加强国际间关务互认和对等谈判工作,促进1210进口模式与9810出口模式的衔接转换,争取我国有条件的试点城市与欧、美、日、澳及东南亚的重点城市形成互动互认的格局。(3)用个人物品进境清单代替现有的跨境电商正面清单,适当放宽进口额度限制。调整关税、增值税及消费税政策,与国际通行税制进行衔接,降低我国出口商品经营成本。选择国家确定的若干“国际性消费中心城市”,利用电子围网监管技术,将跨境电商O2O模式向中心城区商圈复制,让更多的消费者从中受益。扩大药品及医疗器械进口、文化产品和农产品进出口的试点品类与规模。适应国内消费升级需要,打破国际贸易中非关税壁垒的封堵。(4)拓宽融资渠道,服务跨境电商中小微企业,改革现有信保机制,支持银行运用供应链金融 + 区块链技术,建立适应产业发展的征信体系。(5)加强跨境电商数据管理及合理开发利用。建立试点城市考评机制,对发展进度慢、运营质量低的可实施停牌整顿或予以撤销。目前我国直接从事跨境电商业务的企业已达数十万家,还有大量个人开店的工商户在这一领域从业,应支持建立全国性跨境电商行业组织,加强行业自律、信息交流和业务培训。
跨境电商是新科技革命推动产业变革的产物,它引领了贸易方式的创新,推动了全球经贸治理体系的改革,彰显了良好的发展前景,有人预测,在未来的国际贸易份额中将三分天下有其一。我们各试点城市要掌握住它的发展规律,使其为地方经济发展多注入活力与动力。
谢谢!
作者简介:张大卫,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成员。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2021-08-18)

张大卫:国家供应链体系建设的战略问题:突破

责任编缉:祁国燕:,。视频小程序赞,轻点两下取消赞在看,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原标题:《张大卫:国家供应链体系建设的战略问题:突破跨境电商发展的瓶颈》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