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原材料涨价、物流受阻 上海外贸企业如何走出 -

物流知识

原材料涨价、物流受阻 上海外贸企业如何走出

发布时间:2021-08-31 02:00:08 所属栏目:物流知识 阅读:

  [ 银保监会印发的《关于2021年进一步推动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高质量发展的通知》也提到,鼓励深化银保合作机制,支持保险机构稳健发展出口信用保险和国内贸易信用保险,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为小微企业提供信用保险项下的贸易融资服务。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出口信用保险直接或间接促进的小微外贸企业相关出口额超过1500亿美元。 ]

  “今年上海这边做外贸的企业,都碰到了一样的问题,就是船的问题。”多位从事外贸出口的小微企业主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发出了同样的感叹。于他们而言,物流成本是目前的一大支出。

  另一边,各类原材料涨价也颇为明显,不管是化工原料、纸制原料,还是保健品原料等,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进而使得外贸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双重压力下,有企业主坦言:“就算有订单,也不太敢签,成本太高,风险也高,怕对现金流再造成压力。”

  对此,金融机构正积极行动。记者了解到,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下称“中国信保”)与建设银行共同开发线上融资产品“信保贷”,累计服务上海市外贸小微企业143家,授信金额1.15亿元,切实解决外贸企业资金难题;中国信保上海分公司还联合上海市担保中心推出了“信保+担保”模式,为外贸企业提供增信支持,截至目前已为500余家企业提供26亿元贷款。

  上海外贸企业主的两大难题

  “最近国内的海运成本一直在涨,而且涨得很猛。”上海伟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伟溢贸易”)负责人汪莹对记者说道,像从上海到非洲,以前一个40尺柜集装箱的运费只有3000美元左右,但现在已经涨到了1万美元,是原来的三倍。

  伟溢贸易主要从事建材、医疗用品等货物和技术的进出口业务,产品一般是通过海运销售到非洲、南美等地,年出口额约为200万美元。“现在海运都要排队,有时候会有1~3个柜,有时候一个月都等不到一个柜,不确定性较大。”汪莹称。

  除了物流成本的大幅上升,汪莹面临的还有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像化工类添加剂环氧丙烷、PVC(聚氯乙烯)原料等,价格基本已经翻倍,进而使得中端产品价格同步出现20%或30%的上涨。

  两重因素叠加下,企业成本显著提高。“国外的很多客户都接受不了这一价格,比如钛白粉,基本上一天一个报价,已经超出我们的预期,并且市场波动较为夸张。”汪莹称,海外客户可以接受一定程度的涨幅,但若是天天涨,他们也受不了。其实当前市场需求很旺,生意应该挺好做,但就是拿不到货,很多单子也不敢签。

  和汪莹有着相同感受的,还有上海益芙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益芙维”)负责人段懿。益芙维成立于2016年5月,主要从事生物科技领域的进出口业务,出口产品包括饲料、食品添加剂、包装材料等,其中,90%的产品出口至美国等地。

  段懿告诉记者,今年上海这边的外贸挺不好做,海运价格高,像小的集装箱,20尺柜的,以前是1000多美元,现在也要六七千美元,翻了几倍;同时,氨基酸、维生素等原材料也在涨,公司要花钱去囤大量的原料以备急需,这就要用去两三个月的资金。

  即便是有了原料,加工后产品上船还要排队,又要消耗两个月时间;然后船运输到美国需要一个月,到美国港口后客户提货又要花一个月。

  如此一来,公司现金流明显紧张。段懿称:“公司今年资金比往年紧张了一倍还多,压力更大;再加上汇率波动的问题,公司在接单时会比较谨慎,不太敢签。”

  和上述两家企业稍有不同,从事纸制品加工、包装装潢印刷的上海易轩纸制品有限公司(下称“易轩纸制品”)则正担忧订单下降的问题。“目前,由于纸制品原材料价格较去年末涨了35%,涨价幅度太大,再叠加疫情原因,订单量较去年下滑,今年前三个月仅完成了30万美元的销售额,比较少。”公司负责人王仁甜告诉第一财经。

  运输方面,据王仁甜透露,公司的一个荷兰客户,从上个月就开始订柜,中途反反复复折腾了好几次,到现在都没能顺利装柜。“费用上,虽然海运费是客户支付,但我们自己付的港杂费也提高了。”王仁甜说,“港杂费主要包括落箱费、预提费等,每个柜子至少贵了2000元人民币,以前一个小的20尺柜集装箱港杂费大约在4000元,如今要6000元,价格涨了很多。”

  多措并举为交易“上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