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知识

  • 主页
  • 物流知识
  • 海运价格水涨船高 一些企业取消舱位订单甚至退出外贸行业

海运价格水涨船高 一些企业取消舱位订单甚至退出外贸行业

发布时间:2021-01-28 06:52:54 所属栏目:物流知识 阅读:

冬日的黄浦江与长江交汇处,上海港罗泾港码头川念公路边,载货的大半挂车整齐地停在左右两侧,长约数百米,部分司机已在此等候两天,仍未等到码头的进场卸货指令。

连日来,第一财经1℃记者深入走访长三角码头、珠三角制造基地调查发现,全球航运紧张的局面仍在持续,国内运力紧张局面仍未缓解。基于此等状态,货运价格继续水涨船高,同时,船公司乱涨价乱收费现象也持续出现,且货运代理(俗称“货代”)企业在中间浑水摸鱼,额外回收费用“保”上船。

面对不断高企的外运成本,一些外贸企业不得不取消舱位订单,有的甚至就此退出外贸行业。

港口拥堵持续

地处长江入海口“黄金水道”南岸的罗泾港,系上海港体系内以外贸进出口件杂货装卸为主、国际集装箱和仓储物流为辅的现代化专业码头。经历了2020年下半年繁忙的货运行情之后,2021年1月,这里忙碌的景象持续。

18日下午,1℃记者步行穿过数百米的大半挂车队伍,才终于抵达港口进货通道。身着睡衣的司机高师傅,透过驾驶室窗户探出脑袋,向记者“大倒苦水”。原来,1月16日,他载着搅拌车从江苏徐州出发,抵达罗泾港,按照计划,要进港卸货上船,可是连等了两天时间,仍未接到指令,“这几天吃住都在驾驶室内,由于长期占道,还要跟交警‘斗智斗勇’。”

“搅拌车准备上船运往尼日利亚港口,可是货轮因为疫情延误了,迟迟未能靠岸。“高师傅告诉1℃记者。

“现在海外疫情持续,又临近中国传统春节,海外货主一直催促国内企业发货,他们担心过段时间中国大陆工厂放假,出货会更加困难。许多外贸厂家也担心年前拖车运费涨价或者无车可叫,因此不管船期何时能靠岸,现在都希望将货物先送进港口。”上海一位货代企业负责人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表示。

同样在此等待卸货的远不止高师傅一人。1℃记者现场看到,并不宽敞的川念公路左右两侧,均被大半挂车占据,只剩下中间车道供来往货车行驶。除了汽车的轰鸣声,还有骑小电瓶车呦呵卖饭盒、食物的附近居民。“大货车排队进入码头卸货的情况,已经持续几天了。”附近居民们说。

罗泾港出现拖车扎堆排队进港的情况主要表现在多方面,其中之一是货船迟迟未能进港。“即将载货的班轮还未靠岸或者几天之后才能到港,有的拖车就提前抵达了。”罗泾港相关权威人士对1℃记者证实。

“船期与集装箱大半挂车的周转安排密不可分,一乱则全乱。船期不稳定,则开港计划也会出现不稳定。”上海一位拥有20年从业经历的货代人士老赵表示。

“常规情况下,一条班轮在抵达天津港之后,先在锚地等待10天左右,进行靠泊装货,如果装货进程缓慢,就会出现拖班现象,延期抵达罗泾港。而在罗泾港备货的货主却仍按原计划将货物运抵码头,而班轮却迟迟未靠岸。这就导致恶性循环了。”老赵介绍。

记者还发现,目前船期不均匀,还导致压港现象出现,这也是造成大挂车无法及时进场的一大原因。压港,就是集装箱在中转港转船的时候,港口货物很多,或者二程船不能及时到达,导致货物在中转港停留较长时间。

“港口确实存在客观上压港现象,场地比较紧张。”罗泾港相关人士告诉1℃记者,公司正在尽可能地全力解决这一问题,港区内人手还比较充裕,有的时候进口货和出口货过于集中,造成港区堆场空间紧张,特别是即将临近春节,这种情况较为突出。

“这几天情况稍微好转一些,马路边上的大挂车相对减少一些。”1月19日,上述罗泾港相关人士告诉1℃记者,公司一直在监测进场的大半挂车流量,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一方面提高码头装卸效率,把货物尽快运到船上,释放部分场地空间;另一方面,让客户大挂车进场,尽快进行卸货,让司机早点离开。

另外还有一些进口货物,存放在仓库。“我们会与货主联系,要求他们尽快提货,继而进一步释放部分场地。”上述罗泾港人士表示。

航运连接全球,新年以来,海外疫情告急,多国港口拥堵成灾,成为常态。据多位货代人士介绍,尤其是在尼日利亚、美国、英国等国家,其港口情况更为严峻,不容乐观。

正在西班牙经销头盔生意的Manuel Marin告诉1℃记者,当地港口航运速度缓慢,集装箱运输量下降了10%,政府把重点精力花在了抗击疫情方面。

作为连接美亚大陆贸易通道的洛杉矶港亦出现拥堵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