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知识

关于打造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的探索与思考

发布时间:2021-01-27 14:26:49 所属栏目:物流知识 阅读:

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全球经济按下暂停键,产业链和供应链面临中断风险。作为经济景气度晴雨表的物流运输业,特别是产业集中度更高的航空货运业一方面遭受着严重冲击,另一方面成为疫情期间保通保运保供的重要途径。疫情之下,航空货运作用凸显,但缺乏专业化的航空货运发展短板也得以充分的暴露,提升航空货运能力已然上升为国家战略。从3月份李克强总理召开国务院常务会,到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再到国家发展改革委和民航局发布《关于促进航空货运设施发展的意见》,航空货运的发展政策支持力度和重视程度前所未有。今年9月份习近平主席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又特别强调要加强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建设,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撑。国际航空货运建设得到空前的重视。围绕补齐疫情暴露出的发展短板,提高国际航空货运能力,成为当前航空货运发展的重中之重。而打造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则是提高国际航空货运能力的关键所在。 

集成商,是指能够有效联接上下游,根据市场需求进行商品和服务的创新设计,引导上游或下游生产并提供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并通过其所控制的庞大市场网络销售给客户的商业组织。在当前的航空物流价值链中,大型物流集成商由于直接掌握了货源和间接掌控着运力,在整个链条当中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因而对航空货运的发展形成了关键的作用。纵观当前全球航空货运发展强国,或多或少背后都有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的支持。美国拥有联邦快递和UPS,欧盟拥有DHL。这些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既是本国对外经济贸易发展的重要通道,更是关键时期战略性物资运输的重要生命线,成为推动国际航空货运发展的中坚力量。 

但长期以来,国内的改革发展一直存在“重生产、轻流通;重制造、轻服务”的结构性问题,流通服务企业“弱、小、散”的局面长期存在,特别是航空物流,在中国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和“中国制造”全球化的布局当中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的支撑,导致华为等国内企业在进军国际市场时受制于航空物流。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只是加速了这一问题爆发的进程。为此,必须深入研究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的发展,梳理自身发展瓶颈,明确差距所在的关键因素,结合我国发展实际和需求,着力打造自主可控的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提高国际航空货运能力。 

一、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发展分析 

全球航空物流的发展经过前期的快速扩张后,已逐步形成了以美国联合包裹(UPS)、联邦快递(Fedex)和德国敦豪(DHL)为主的三足鼎立的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发展格局。 

UPS成立于1907年,经过百余年的发展,已成为航空物流领域全球领先的综合服务商,公司最大优势在于形成了一体化的多式联运航空物流服务能力,有效增强了整个运输链条的整体效率。 

FedEx成立于1971年,主要核心竞争力在于在航空货运领域,公司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600架的全货机飞机,在370多个机场开展业务,在全球设立了众多服务特定区域的转运中心,为客户提供航空物流服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公司通过对货运系统、操作系统、收入系统和合作机场物流系统进行有效整合,搭建高效服务航空物流供应链的信息平台,极大提升了客户满意度。 

DHL成立于1969年,公司通过在莱比锡、辛辛那提和香港设立三个全球枢纽,搭起DHL全球空运网络的骨架,同时在各区域设置区域中心服务区域集散并连接到全球网络,组成DHL通达全球的航线网络,构建全球领先的核心竞争力。 

当前,三大全球大型航空物流集成商在航空物流运输网络的通达性、运行体系的可靠性和服务产品的多样性方面已经形成了强有力的竞争优势。 

二、我国航空物流企业发展现状 

自我国物流市场全面开放以来,国际物流巨头纷纷进入中国市场,国内也涌现出不少优秀的物流企业,比如顺丰速运、菜鸟网络、“三通一达”等等。目前,国内航空物流发展模式主要可以分为二类:一类是以货源为基础,布局物流渠道,向产业链下游延伸的运营模式,代表企业为“阿里系”和京东物流;另一类是以运力作为基础,进军货源市场,向产业链上游延伸的运营模式,代表企业为顺丰速运。不论是“阿里系”还是顺丰速运都是立足自身市场优势,向航空物流产业链上下游延伸,拓展服务范围,凭借自己优质的服务不断壮大,逐步强化自己的核心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