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新型智慧城市信息孤岛攻坚当按下加速键

发布时间:2020-05-18 06:03:05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在中国移动发布新型智慧城市运营商宣言一周年的日子里,特别策划本次专题,面对风起云涌的时代洪流,记录中国移动在智慧城市领域的布局探索、深耕细作,期待中国移动在新时代的新发展。

“大数据技术将决定未来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高度,而要利用好大数据,首先要打破“信息孤岛”,也就是要解决信息数据在各部门难“流动”的问题。现在数据大多保存在不同的政府部门,如何整理出来建立大数据库,实现数据共享和交换,把各行各业的数据围绕一个主题出分析与决策,是科学建设智慧城市的关键。”

————摘自2016年8月12日光明日报文章《智慧城市建设要打破信息孤岛是关键》

信息破壁这个话题在智慧城市和大数据圈子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但是之所以这个概念被反复提起五年之久,意味着信息破壁并非易事。甚至有观点认为再过十年,到了2030年信息孤岛非但不能解决还会更加剧。面对这样愈发尖锐的矛盾,我们更需要冷静思考,抽丝剥茧的审视信息孤岛问题的成因和探寻破局的方法。

1 信息孤岛的背景与成因

智慧城市信息孤岛是指在各个分IT系统建设中,分系统之间的数据资源或者其他信息存在重复采集、相互隔离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数据共享和交互可以节约相关的成本,提高系统效率。值得注意的是,信息孤岛是在智慧城市系统,及其他大型复杂的信息数据系统中普遍存在的。这不是中国城市的特有问题,更不是产业链相关企业产品能力的问题。从根源上看,智慧城市建设是政府办公自动化、管理信息化等一系列工程的延申,建设前期是由各使用单位结合自身需求和痛点发起,具有单位各自为建、解决具体问题特点。虽然快速取得了建设成效,但是缺乏横向统筹和纵向规划的顶层设计,因此经历了智慧城市系统快速发展期后,到达一定平台期时,信息孤岛问题暴露成了发展中的必经阵痛。

作为智慧城市建设的主体,政府部门自身就是一个具有复杂结构和职能的体系。纵向上分国家、省、地市、区县等行政级别,横向又包括公安、住建、卫生、交通等不同领域,每个单位都有自己明确的权责范围、资产归属和管理半径,隔行如隔山,不同单位彼此间天然的就存在一定的孤岛性。如在必要的工作中需要跨部门配合,一般则要由上一级领导出面协调,日常情况横向单位之间工作中有很强的界限感。由于我国政府已经运行了数十年之久,在跨部门业务上已经有了丰富的用例和成熟的规则,实体政府工作中已经可以游刃有余跨岛协同。但是智慧城市案例中,智慧系统大多是建立在政府复杂的纵横体系上的新兴设施,实践周期也不过若干年,而数据资料又是在大数据时代逐步异化出的一种新形态的非实物形态的生产资料,无论是政府视角还是公众视角,对智慧城市和数据的认识都存在片面性和局限性。在这种缺乏经验、体系复杂、认识不足的三重背景下,信息孤岛的形成是很难避免的。

2 信息孤岛的生产关系论点

虽然信息孤岛的存在是客观上的事实,但是信息孤岛限制了智慧城市的系统效率、抬升了智慧城市建设的成本也是客观上的事实。因此,孤岛破壁,势在必行。在过去的几年间,无论是监管引导还是企业创新,在破壁征途上也做出了不少尝试:

从技术上看,信息技术在效率和成本上的突破是打破信息孤岛的必要不充分条件。根据在政务数据孤岛调研课题中的定性研究,大部分城市政府公务过程中的数据传递和交换过程,仍旧停留在优盘拷贝、邮件附件、网盘共享这种半自动半人工的上一代办公自动化时代,在数据共享的准确和安全都无法保证的前提下,更不必说效率和成本了。目前主流的方案是:建立一套兼容各分系统的数据信息共享交换平台,采用系统间软件接口对接,采用定义逻辑推送或在其他信息流上抓举数据的方式实现数据交换共享。目前在一二线城市基本达到全部规划部分落地。故信息孤岛打破在生产力上已经不存在阻碍,那么生产关系是否支持打破孤岛呢。

虽然成熟可靠的技术方案已经摆在面前,甚至许多城市已经建成信息共享交换平台,但信息孤岛的问题仍然存在——用产品设计的观点看这个问题,答案就很直接了:需求不存在。从业主内部看,投资建设打破信息孤岛的数据交换平台都是要消耗大量的人力和资金,无论是政府客户还是企业客户资金和人力都是宝贵的生产资料,宝贵的资料一定是长期稀缺的,因此投资决策前需要仔细评估,如何将宝钢用到刀刃上,在政府客户面前公共安全、民生福祉、产业经济、队伍建设方方面面都要投入资源,在企业客户眼中产品研发、生产扩大、市场拓展各条各线的分管高管都在等米下锅,这样的背景下,如果数据交换平台的建立不能有效拉动政绩、业绩,那么在这一条议案就无法从提案竞赛中赢得预算。因此,除非数据共享平台的成本再下一个台阶,亦或者政绩、业绩考评中信息孤岛破壁成为一个评价口径,则在客户内部决策中就始终存在大量“信息破壁需求”的竞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