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 主页
  • 物联网
  • 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美国与中国脱

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美国与中国脱

发布时间:2020-05-17 06:12:26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参考消息网5月16日报道 英国《每日邮报》网站5月14日报道称,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警告说,美国与中国脱钩的代价将会很高。

  报道称,施密特当地时间周四对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表示,与中国任何形式的关系破裂对美国整体来说将是负面的。

  施密特说,尽管与中国切断关系将使美国的供应链和制造业由于缺乏出口而变得更具弹性,但从长期来看,关系紧张并不是好事。

  “我认为,认识到以下这一点非常重要:当你与中国脱钩时,他们完全有能力制造自己的芯片和软件,他们不会再回来,这会让我们受伤。”

  报道介绍,施密特说:“我们可以在像疫情这样的共同问题上进行合作。”

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美国与中国脱

  图为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国会大厦。新华社

  【延伸阅读】美媒文章:与中国“脱钩”不能重振美国影响力

  参考消息网5月5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季刊》近日刊登一篇题为《如何看待有可能出现的与中国脱钩》的文章称,急不可耐的脱钩将导致双输,中国既是美国最重要的挑战者,也是美国最必要的伙伴,这种二元性使两国之间必然既有竞争也有合作。文章摘编如下:

  特朗普政府已经正式阐明美国与日俱增的焦虑,放弃了历经八届政府指导美国政策约40年的“既接触又遏制”框架。从断定中国的技术进步危及美国的安全出发,特朗普政府采取了在很大程度上属于单边行动的战略来遏制中国的发展势头。

  在评估政府的加征关税举措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查德·鲍恩和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道格拉斯·欧文得出结论:“这不是那种帮助国内产业对抗进口商品的保护主义。其宗旨远远更广,意义更重大,那就是让美国和中国在经济上脱钩。这种脱钩将标志着世界经济的历史性碎裂。”

  视中国为“像样的对手”

  从两次世界大战到冷战结束,美国的外交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专注于回应对现行秩序发起正面进攻的修正主义者——日本、纳粹德国和苏联。

  在过去20年里,美国发生战略漂移,针对一个适应性极强的恐怖主义威胁展开日益扩大的行动,在印太地区战略演变中发挥的作用则远远小于其国家利益的要求。不仅如此,它对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干预均以失败告终。这种状况引发人们对传统战略支柱的怀念不足为奇。

  《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贾南·加内什的结论是:“国际对手的缺失对美国国内政治来说是一场灾难,中国这个新对手的出现或许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福音。至少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人第一次面临经济、意识形态和军事挑战,这种挑战能让国内对立情绪即便不显得毫无道理也显得并不重要。”中国的复兴确实似乎给了美国一个大好机会来恢复其熟悉的定位,那就是对抗最重要挑战者。

  中国对例外论的看法在诸多核心方面与美国截然不同,它正在全球范围发挥其日益增强的经济影响力,并且越来越直言不讳地批评战后秩序的规范性和制度性条令。英国《金融时报》的马丁·沃尔夫去年曾表示,他听到的议论中充斥着这种判断:“苏联的消失留下了一个大洞。‘反恐战争’不足以取代。但中国符合所有标准。对美国来说,它大概正是许多人需要的意识形态、军事和经济敌人。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对手。”

  但事实也许会证明,中国并不是现成的凝聚催化剂。

  美国高估对华影响力

  说到中国对美国构成的竞争性挑战,不仅国家安全机构、商界和公众之间看法不一,而且每个选民群体内部也众说纷纭。举例来说,虽然许多知名政府官员声称中国谋求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卓越超群的大国,但只有31%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设法遏制中国。胡佛研究所的埃米·泽加特解释说:“当今中美较量的主要特点不是被铁幕分隔开来,而是在全球资本市场和供应链相互纠缠。事实可能会证明,即便美国和中国坚定不移、锲而不舍地努力,全面脱钩也无法达成。”

  不管在心理上多么难以接受,美国必须接受现实:它无法通过到处施加影响力来防止这种影响力相对减弱。

  另一方面,如果它能利用那种焦虑来振兴美国经济和恢复美国召集同盟来应对全球紧迫挑战的能力,那么,事实会证明,同样的情绪也可促进自我振兴。与中国较量的必要性不应左右美国的外交政策,而应被纳入更广泛的积极议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