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 主页
  • 物联网
  • 在线教育、云计算等在线新经济在上海这样迸发

在线教育、云计算等在线新经济在上海这样迸发

发布时间:2020-05-12 02:08:20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原标题:在线教育、云计算等在线新经济在上海这样迸发 来源:周到上海

  出版科普专著、举行新书签售会、参加文化益智类节目《诗书中华》……

  在疫情发生前,8岁的黄雪润是一名与书为伴的小朋友,而在疫情发生之后,她接触到了一样新鲜事物——互联网。

  用微信、发朋友圈、上网课,这应该是黄雪润长这么大以来上网最多的时候。为了在家上课,她近来使用最多的App叫晓黑板,不仅可以在线学习,还能和老师进行交流互动。

  作为一家上海本地企业,晓黑板是被疫情按下了发展加速键,借用其创始人卜江的话来说,在线教育行业就好像是个“早产儿”,即便如今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他依旧倍感压力。

  在晓黑板的背后,有不少企业在为其提供技术支持,另一家专注云计算的上海互联网企业UCloud优刻得,就是其中之一。

  在线经济如何在疫情期间实现迸发?

5月11日下午,晓黑板创始人卜江和优刻得联合创始人兼COO华琨,共同来到新闻晨报·周到上海联通5G直播间,给大家讲述了那些在线经济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20日,是优刻得登陆科创板的日子。

  那天上午,上交所一楼大厅热闹非凡,优刻得的创始人们纷纷戴起红围巾,在印有祝贺词的红色电子屏前拍照留念。

  然而,这份喜悦还未超过24小时,优刻得就迎来上市后的第一个难题——疫情来了。

  那天下午就看到疫情相关的新闻,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

  华琨说,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成立紧急项目组,一方面是去采购和收集医疗物资,捐赠到抗疫一线;另一方面是在思考,如何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来贡献绵薄之力。

  和2003年非典时候不一样,现在的互联网很发达。

  为此,员工们都在春节期间开启在家加班模式。对于与抗疫相关的科技类项目,优刻得都提供免费云计算支持。同时,他们还提前加大了对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和在线娱乐等相关领域的关注和支持。

  如果说优刻得是在危难中找到机会,那对晓黑板来说,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机遇,而是活下来。

  大年初一,卜江发现疫情比想象中还要严重。他意识到,学校可能会推迟开学时间,转而在线上授课。可是在此之前,晓黑板更多的作用,是充当一个家校互动的工具。

  在线教育就像个‘早产儿’,本来可能要5年后生出来,结果因为这次疫情加速了。线上上课,本来我们规划是在未来一年完成,现在也只有两周时间可以准备。

  小朋友的事,就是家中的头等大事。卜江说,他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公司很多同事的小孩也一直在使用晓黑板,也有不少他们的同学会直接吐槽。

  有吐槽还是一件好事,起码我们可以积极改进。

差异化竞争,深耕细分领域

  因为这次疫情,在线经济呈现出井喷式的爆发状态,各行各业都在想方设法拥抱线上,甚至,包括BAT在内的互联网行业巨头,也都觊觎着在线经济这块大蛋糕。

  这无疑给优刻得和晓黑板这样的垂直企业,带来更大压力。

  卜江开玩笑说,真的很不想碰到“巨头”,但有竞争也是正常现象,从中也能学到很多。

  其实‘巨头’在在线经济这块,目前只是进入了一部分,我们也不是和他们本身竞争,而是和旗下一个部门,这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

  在他看来,突围的关键是要进行差异化竞争,深耕自己的细分领域。

  华琨也表示了类似的观点。他说,竞争是常态化,往好的方面去想,竞争激烈,说明行业前景光明。

  如何应对竞争,要思考的是和别人做的不一样。

  华琨说,“巨头”在资源和品牌方面固然有足够的优势,但关键还是要选好目标赛道,看清目标客户是谁,在细分领域做深、做精。另外,创业公司也有自己的优势,就是决策快、执行力强。

  此次疫情,带给华琨一个很深的感受——用户需求真的很多。

  只要有客户需要你的产品,就能发展,就能壮大。

  在晓黑板和优刻得面前,“巨头”的出现不只是一份压力,更是它们未来发展的一个目标。

 在线教育“新风口”

  随着国内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晓黑板和优刻得又开始思考一个新命题——在疫情中得到爆发的在线经济,以及用户养成的新习惯,究竟会在疫情后会留下多少,又淘汰多少?

  卜江以其自身所处的行业为例。尽管他把在线教育比作“早产儿”,但孩子既然被生下来,就不会再被塞回去,未来将会是线上线下的混合学习常态。

  直播课堂很可能就会被留下来。以前5、6个孩子错一道题,老师可能要讲个5、6遍,现在开个小直播就行,学生如果一下子没听懂,还可以回看第二遍。

  在卜江看来,在线教育的最终目标,应该是让知识真正流动起来,突出个性化教育,就好像是从前电商和物流行业兴起的时候,把每个人的个体购买需求都明确了出来。

  现在每个人的学习需求还不是特别明晰,没有被颗粒化记录下来。可能10年以后,不仅是学校和教育机构,知识供给方将会更加百家争鸣。

  对优刻得来说,云计算是互联网业务的发展底座,套用当下的流行词汇,就是新基建。

  华琨举了VR的例子,这是一个在外界持续提出,却至今未被普及的一项技术。设备沉重、价格昂贵、数据放在云端服务器能否“撑住”,都是一个个有待突破的技术难点。这些“基建”问题不解决,VR生态就很难被打通。

  包括在线教育,其实很多课都需要沉浸式体验,但VR还没有被普及化。

  不过因为这次疫情,华琨认为视频领域和在线教育两方面,都会有更多机会,优刻得也会加大对这两方面的投入。

上海抢占在线新经济高地

  4月13日,上海发布了在线新经济三年行动计划,要通过打造在线新经济发展高地,来让这一新兴行业跑出“加速度”。

  这对于同为上海本地企业的晓黑板和优刻得来说,无疑是来到了发展窗口期。

  数据显示,目前晓黑板在全国有近5000万用户。在上海,其每天活跃用户量更是达到110万,要知道,上海的中小学生总量也不过大约143万。

  优刻得也没有因为疫情,停下自己全球化的发展脚步。今年一季度,优刻得还在东南亚的菲律宾增加节点。

  巧合的是,这两家科创企业都属于杨浦区,真正实现了从“上下楼”变成了“上下游”,而直播当天所在的上海联通5G直播间,也位于杨浦区。

  为什么是杨浦?为什么是上海?

  显然,上海越发浓厚的科技创新氛围,已然可以为任何新经济业态的发展,提供优渥的土壤,而在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过程当中,杨浦区所承载的便是“创新创意”。

  卜江说,杨浦区的科创企业比较扎堆,能够形成一定规模效应;华琨则表示,杨浦区聚集了不少上海知名高校,拥有更多人才资源。

  是的,上海或许是错失了互联网浪潮的上半场,但在包括晓黑板和优刻得等更多上海本地企业的身上可以看到,它们已经乘着在线经济的东风,实现了新的跳跃。

(原标题:在线教育、云计算…被疫情按下加速键的在线新经济,在上海这样迸发 | 中国品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