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支付机构的兼业进阶

发布时间:2020-05-10 02:18:03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近日,新闻报道了财付通获得为期三年的税收委托代征资格,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就个人向企业提供劳务代征应纳的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及地方教育附加。成为第三方支付行业首个兼业税收委托代征的支付机构。

2013年7月1日,国家税务总局制定的《委托代征管理办法》正式施行,国家税务总局制定的《委托代征管理办法》,想通过委托有关单位和人员代征,解决零星、分散和异地缴纳的税收。但彼时,美团还没上市,PDD还远未崛起,社交电商就更不用谈,这一管理办法的实施,并没有繁盛的需求与市场基础。2011年末,互联网企业的蓬勃发展,创造出了无数的的劳务关系,而非传统的劳动关系。社交电商的兴起,让分佣和分润这种收入,成为无数普通人收入中的一部分,甚至是全部。这类支出有劳务背景,但有没进项发票,相应企业税收成本高昂。这时,实施达五年之久的《委托代征管理办法》正好可以有效节税,降低企业税务成本。

2011年,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始关注这一领域,一类是关注这个领域的支付结算服务,另一类则是通过关联公司获取委托代征资质,将支付结算产品封装到委托代征服务中,形成专业化支付结算服务,争夺委托代征服务市场的市场份额。委托代征的支付结算服务相对简单,委托方将资金划拨至委托代征企业,由委托代征企业,通过支付结算工具,将资金付款至收款人支付账户或银行结算账户,并开具发票给委托方,主要使用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代付产品。由于这一领域目前规模尚有限,寄希望于支付结算服务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至今没有什么机构从中获益较大,比起当年P2P和现金贷这两个行业金主,委托代征行业如同一个小气的客人,手续费都给得扣扣搜搜。如果支付结算服务赚不到钱,亲身以赴委托代征难道也赚不到钱吗?带着这个疑问,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始了探索,持证经营是合规之首,做这门生意就得拿证,这个证的内容大致如图。

《委托代征管理办法》规定,委托代征企业,和纳税人必须有四种关系之一种,分别是与纳税人有管理关系、与纳税人有经济业务往来、与纳税人有地缘关系、有利于税收控管和方便纳税人的其他关系。第三方支付机构幸好有最后一条符合。再加上第三方支付机构多拥有较好的组织管理体系,和一定的风险控制能力,本身又是支付结算服务的提供商,申请这一代征资质,可谓一事二得,一个客户两吃,天下哪里找这么好的生意哟!

凡事有利弊,眼睛如果只有利,脚下就必定有坑,税务委托代征是需要使用支付结算服务,但这是一个行业,这个行业有自身的规则与风险,有没有可以揽这个瓷器活的金刚钻,或者说进入这一领域前,第三方支付机构是否有清晰的战略,和切实可行战术,就难说了。我所服务的企业,曾就此探索过,在和税务机关的沟通中,我逐渐了解了这一领域的相关风险。也了解到这一新生事物,在税务机关里也极其缺乏熟捻的专业人士。虽有政策在上,但其自身风险之大,我甚至认为超过了第三方支付行业。税收是国之根本,素无政府能容取其巧者,税务委托代征,本来是通过代征这种高效和低成本的征收方式,降低征收成本,提高征收效率,如果委托代征企业,因自身管理和利益驱动,与这一政策导向背道而驰,就很难逃脱法律责任。由于委托代征企业需要开具发票给委托企业,就不得不实质掌握委托企业与劳务提供者的关系是否真实。而这一真实性的把握,我甚至认为比KYC更难,一来KYC向有成例和工具,比较好实施,而委托代征是新生事物,无例可循就得踩坑,这个委托代征领域的坑多为大坑。二来KYC即便有瑕疵,金融机构多受行政处罚,只要不主观故意,或实质故意,形式上是无意,一般不会涉及刑事责任。但委托代征就不能脱卸刑事责任了。国家税收的流失责任,是任何政府部门、企业、个人都扛不起的,不杀一儆百,不足以震慑这些觊觎税收牟利的组织或个人。

再则,兼业所以兼业,定是有主有次,有干有枝,主和干的支付许可和支付结算服务,也是当下企业最主要的业务,新增的兼业,在企业的比例必定有限。税务部门属于经济领域的强力部门,涉税业务带来的任何问题,一旦遭受税务部门的处罚,都比一般行政处罚要严重很多,委托代征稍有不慎,就会导致第三方支付机构,被税务部门以委托代征企业的身份进行处罚,进而影响到支付监管部门,轻则被要求停止这一业务或兼业行为,重则进行行政处罚。支付许可是干,代征资质是枝,因枝伤干,甚至毁干,对于企业经营决策人来说,实质风险都不用说了,是扛不住的,就仅仅是潜在风险隐患,都令人萌生退意。

最终,因为没有这个金刚钻,我考虑到只能通过申请委托代征资质,形成现有支付许可上的牌照增值。或许是一种较为安全的红利分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