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 主页
  • 物联网
  • 揭秘 Facebook董事会大洗牌 看小扎如何控制社交帝

揭秘 Facebook董事会大洗牌 看小扎如何控制社交帝

发布时间:2020-05-10 00:10:48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揭秘 Facebook董事会大洗牌 看小扎如何控制社交帝

【划重点】

1.去年12月,扎克伯格召集Facebook高管在自家别墅召开了一次董事会,讨论公司运营方向。几个月后两位董事离职,扎克伯格的一位老友加入其中。

2.疫情下扎克伯格更是亲自指导公司开展了一系列高调活动,自己也频频出现在媒体聚光灯下。

3.长期以来,扎克伯格一直依靠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来处理政策和运营问题,依靠首席产品官考克斯来监管平台的许多重大变化,但现在开始亲自走上前台。4.去年10月,Facebook宣布首席独立董事苏珊 德斯蒙德-赫尔曼离职,知情人士说赫尔曼本人私下表示,离职的部分原因是她认为董事会运作不正常,而且Facebook管理层听不进董事会的意见。

5.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一直与董事马克 安德森意见不合。在Facebook努力遵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解协议的过程中,两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6.最近扎克伯格在董事会获得了更多支持,其老友休斯顿以及在自家基金会担任过首席财务官的PayPal高管阿尔福德相继加入。

7.相对于2019年初的公司董事会,现在只有4人留任,分别是扎克伯格、桑德伯格、安德森和风险投资家彼得 蒂尔。

(本文约3000字,阅读全文大约需要4分钟)

【编者按】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相对低调,长期以来总是依靠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来处理政策和运营问题,依靠首席产品官考克斯来监管平台的许多重大变化。但随着Facebook在虚假信息传播、用户数据监管失之于宽、公司竞争方式等诸多方面频频遭受非议,这位35岁的社交媒体大亨开始走上前台,通过董事会大洗牌获得对公司管理的更多控制权,并试图通过公司在应对疫情中的一系列高调举措扭转公众印象。

揭秘 Facebook董事会大洗牌 看小扎如何控制社交帝

以下为文章正文:

去年12月,社交媒体公司Facebook的高管们齐聚在马克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位于夏威夷考艾岛(Kauai)的海滨别墅。在这座占地700多英亩的私人宅邸内,扎克伯格主持召开了一次非同寻常的董事会,讨论在公司经历多年动荡之后该如何调整运营方向。

据知情人士透露,会上确定的一些变化让很多人始料未及。

几个月后Facebook宣布两位董事离职,并将扎克伯格的一位老朋友吸收进公司董事会。过去两年中,扎克伯格为巩固自身决策权而采取了一系列行动,这些举措也标志着其行动达到了高峰。扎克伯格还指导Facebook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方面开展了一系列高调活动,将自己置于媒体的聚光灯下。

其带来的结果是,这位Facebook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比过去几年更积极、更明显地担起自己在管理公司方面的职责。

在此之前的三年多时间中,Facebook一直因在虚假信息传播、用户数据监管失之于宽、公司竞争方式等诸多方面存在的问题而引发各种争议。目前还不能确定,扎克伯格对Facebook的重新定位以及自己在公司高层的角色转变,是否能给Facebook的声誉带来持久转变。

长期任职的董事以及过去两年中几位长期副手的离职,意味着扎克伯格正在没有关键顾问、或许没人帮忙发现潜在陷阱的情况度过这一时期。

扎克伯格拒绝置评。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说:“Facebook的根本使命是建立联系,而联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重要。”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扎克伯格是按照他在2017年2月发布的近6000字宣言来定位Facebook。在此之中他设想Facebook是“社会基础设施”,可以帮助解决疾病等全球问题。然而,这个雄心勃勃的愿景却被外部势力操纵平台、剑桥分析公司不当访问用户数据等嘈杂声音掩盖了。

不少联邦以及州层面的政府机构一直在调查Facebook。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CC)于2011年开始调查公司的用户数据问题,去年7月与Facebook达成了创纪录的50亿美元和解协议。

揭秘 Facebook董事会大洗牌 看小扎如何控制社交帝

Facebook应用

长期以来,扎克伯格一直依靠首席运营官、事实上的副手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来处理政策和运营问题,依靠首席产品官、老朋友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来监管平台的许多重大调整和变化。

扎克伯格在2011年担负起了公司战时领导人的角色,不仅常常需要迅速采取行动,有时还需要单方作出决策。他宣布了一系列将Facebook引向新方向的产品,从2019年3月发布的声明开始,公司着重强调私有加密信息,而不是出名的公开信息。

扎克伯格说,新的关注重点将使Facebook更像家中客厅而非城镇广场。这也让扎克伯格在Instagram和WhatsApp上获得了新的管理权,此前他曾承诺要独立运营这两家公司。

消息公布后不久,曾被视为扎克伯格潜在继任者的考克斯出人意料辞职。此时距离考克斯入职Facebook已经有13年的时间。

据知情人士透露,考克斯担心,向加密技术的转变会妨碍对恐怖主义和贩卖儿童等犯罪活动的调查。

去年4月,Facebook披露两名长期独立董事将离开董事会。他们分别是Netflix 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和前投资银行家、克林顿政府官员厄斯金·鲍尔斯(Erskine Bowles)。

据一位直接了解鲍尔斯的人士透露,鲍尔斯离职后曾私下批评Facebook的领导层没有听取他在政府政策方面的建议,而这正是鲍尔斯的专长所在。鲍尔斯拒绝置评。哈斯廷斯的发言人也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去年10月Facebook表示,自2015年6月起担任首席独立董事的苏珊 德斯蒙德-赫尔曼(Susan Desmond-Hellmann)将离开董事会。Facebook援引德斯蒙德-赫尔曼的话说,其离职是出于身体健康和家庭原因。一位知情人士则说,德斯蒙德-赫尔曼私下向一些人表示,自己离开Facebook的部分原因是她认为董事会运作不正常,而且Facebook管理层不会考虑董事会的意见。

今年4月份,德斯蒙德-赫尔曼加入了制药巨头辉瑞公司的董事会。记者上周联系到德斯蒙德-赫尔曼请她置评有关离职Facebook的问题。她说Facebook的新闻稿是准确的,并对相关人士的描述提出了质疑。

掌权

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去年12月在位于夏威夷的私人宅邸主持召开董事会会议,希望借助当地优美环境缓和一下紧张局势。

会上董事和高管们审视了公司所面临的越来越多监管问题,包括Facebook将如何应对涉及要求复杂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解协议。这些人士说,他们讨论了公司战略、文化和治理方面的诸多问题。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一些人在结束会议时感觉情况可能会好转。

然而在下个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似乎已经开始从道歉作出改变。他说,Facebook过去没有明确表达过自己的观点,“因为我们担心冒犯别人”。“我下一个十年的目标不是让人喜欢,而是让人理解。”

扎克伯格需要赢得更多的董事会支持。知情人士称,他一直与任职时间最长的董事之一、风险投资大师马克 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意见不合。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说,在Facebook努力遵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解协议的过程中,两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知情人士说,安德森向一些人表露出自己对Facebook是否有能力并愿意遵守这些条款感到失望的态度,并考虑离开董事会。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Facebook发言人说,安德森从未怀疑过公司遵守和解协议的能力或承诺。

去年春天,PayPal高管佩吉 阿尔福德(Peggy Alford)加入了Facebook董事会。阿尔福德曾在扎克伯格手下担任基金会“陈-扎克伯格行动”(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的首席财务官。今年2月份,扎克伯格在董事会获得了更多支持,其老朋友、云软件公司Dropbox首席执行官德鲁 休斯顿(Drew Houston)也加入进来。

休斯顿的发言人拒绝置评。阿尔福德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当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美国蔓延开来时,扎克伯格迅速动员起整个Facebook。3月2日,他召集公司业务和产品部门的高级代表开会讨论应对措施。

知情人士说,扎克伯格和其他高层领导人认为Facebook有机会发挥重要作用。参与讨论的一名人士表示,他们要求高管们想出一个“有助于改变公众对Facebook看法”的好主意。

其中一个想法是开展一场声势浩大的广告宣传活动,向Facebook用户打出这样的口号:“如果我们能找到彼此,我们就永远不会迷路。”

公司发言人则反驳了扎克伯格曾鼓励参会代表们将Facebook反应视为一次公关良机的说辞。这位发言人表示:“任何声誉提升都将是这项工作的副产品,而不是驱动因素。”

3月初的一个周末,20名高级管理人员又在扎克伯格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Palo Alto)的住所内参与了一个名为新型冠状病毒信息中心(coronavirus information hub)的项目,其中包括诸如提醒保持社交距离等功能。几天之内这个项目就上线了。

调整

3月中旬,Facebook宣布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前首席执行官肯尼斯 切诺特(Kenneth Chenault)将离开董事会。

他和扎克伯格一度关系密切。据一名熟悉二人关系的人士透露,在2011年2月加入董事会之前,扎克伯格有段时间每周都会给切诺特打电话征求意见,把他当作懂得如何管理大型机构的“善良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