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从盛大到腾讯,吴文辉的两次战争

发布时间:2020-05-09 22:17:59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来源|司库财经(ID:skcj88)

文|张宁

八年前从盛大文学出走,到如今在阅文集团荣誉退休,吴文辉用自己的执着对抗着母公司的意志,用付费维持平台、作者、读者三者之间的平衡。

他打下了网文世界的江山,被尊称为“网文教父”,但他始终活在自己的认知里,始终用自己的方式打理着网文帝国,从不考虑如何迎合集团公司的战略,在众多的被巨头收购的企业中,他真正做到了“我就是我”。

01 第一次出局,离职盛大

2004年,吴文辉创立起点中文网刚刚两年,虽然网站日访问量达到两三千万人次,但他每天都忙的焦头烂额,缺少运营经验、没有足够的资金。

缺粮少弹,吴文辉深知,六个人的初创团队不足以支撑起点未来的发展。

同年10月,当身价90亿的陈天桥抛出200万美元的收购价格时,他没有丝毫犹豫,带着起点中文网投到盛大麾下,从一名苦哈哈的创业者转身成为盛大文学的掌舵人。

此后两年,盛大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仅在2006年就向起点投入1亿多元,用于激励作者、获取用户、开通渠道,并将后续收购的晋江原创网、红袖添香、榕树 下等竞品交由吴文辉管理。

盛大全力加持,起点中文网实力大增,2016年,起点中文网会员数达到600多万,日浏览量从两千万增长到一亿人次,作者规模从收购前的两百人增长到六多人,单月盈利从五千元增长到两百五十万。

截至2008年,包括起点中文网在内的整个盛大文学,已经垄断国内网络小说80%的市场份额,而吴文辉也被业内称为“网文教父”。

但吴文辉的狂奔脱离了盛大的战略轨道。2004年,盛大在美国上市后,陈天桥希望由网游代理转型为泛娱乐内容公司,涵盖内容生产、发行及运营,并将其成为盒子战略。该战略下,将文学作品等内容以电影、音乐、游戏的形式输出到电脑、电视、手机等硬件终端。

而整套计划的起点就是包含起点中文网在内的盛大文学,为了最大限度传播作品、获取IP粉丝,盛大需要起点中文网免费,只有免费阅读,才能培养市场,建立用户对IP的黏性。

但吴文辉及起点创始团队是收费政策的支持者。“江湖气过重的老吴只是一个将才,冲锋陷阵可以,但是大局感和战略感弱了一些”,陈天桥随后三顾茅庐,邀请新浪副总编辑侯小强负责整个盛大文学。

一个力争全面开放输出内容,一个坚持网文继续收费,在激烈的对峙中,侯小强和吴文辉甚至在会议室拍桌子。

在盛大及陈天桥的“现实扭曲立场”的压力下,2012年,吴文辉试图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起点中文网,但最终失败。2013年3月26日,吴文辉在微博上写道,“一个时代结束了”,自此盛大文学的第一次内战结束,吴文辉离职。

02 第二次出局,从腾讯荣退

从盛大文学离职后,在国内首次提出泛娱乐化的腾讯副总裁程武邀请吴文辉加盟,5月,吴文辉带领从盛大文学出走的27位核心编辑,另起炉灶,成立了创世中文网,正式加入腾讯系。

在新的起点上,与2004年加盟盛大相似,腾讯同样是要钱给钱、要流量给流量,例如为了拉拢《庆余年》原作者猫腻,吴文辉甚至带着几百万预付金亲自从北京跑到大庆。

本就良好的私人关系,再加上腾讯的财力支持,原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分纷纷转会到腾讯文学。

在吴文辉的打击下,盛大文学日渐式微,再加上盛大放弃文娱,抛售各类资产转型投资,2015年3月,腾讯以50亿元收购盛大文学,并与腾讯文学合并,成立阅文集团。

收购盛大文学是吴文辉的复仇,而成立阅文集团则是吴文辉的事业顶点。

数据显示,2016年12月底,阅文集团拥有作家530万人,占中国全部网文作家的88.3%,在当年十大最高搜索网络文学作品中,阅文独占9部,在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动漫、影视作品中,TOP20中,阅文集团占据13部。

2016年是阅文集团的全盛时代,举目张望没有敌手,其营收达到25.68亿,较去年同期增长25%,但随着免费阅读的兴起,阅文一家独大的局面被打破。

2017年,连尚网络推出连尚文学,掀起了网文免费阅读模式,此后今日头条、趣头条等均推出相应阅读APP,不光提供免费作品,而且还能根据阅读时长赚点红包小钱。

在免费阅读APP的围攻下,阅文的江湖地位开始迅速下滑。数据显示:2011年,阅文丢掉80万付费用户,2019年丢掉100万付费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