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網上有個不穿軍裝的“一號哨位”

发布时间:2022-05-01 08:07:54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原標題:網上有個不穿軍裝的“一號哨位”

網上有個不穿軍裝的“一號哨位”

桂從路(左)和周曉輝正在編輯微信公眾號稿件。周曉輝供圖

“最近總看見一個去當兵的同學轉發‘一號哨位’這個微信號的東西,我覺得‘一號哨位’一定有寓意吧。求各路大仙解答。”

這是出現在百度貼吧“軍中綠花吧”中的一個問題帖。從去年起,“一號哨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微信公眾號在軍營內外悄然走紅,它推送的一系列文章,例如《為什麼此生要去一次軍營》《什麼樣的軍旅生活才是值得過的》《愛上軍隊的十個理由》《和老兵談談往事,當兵幾年才算夠》《8個細節告訴你,軍營如何將男人變成男子漢》《部隊裡的三行情書》等等,視角獨到,文風清新,受到廣大網友的熱情轉發和點贊。

“一號哨位”是誰辦的?為什麼會火?

上哨

那是2014年春夏之交的一個午后,陽光照射在中國人民大學運動場上。跑道上,兩名學生揮洒著汗水。“我想辦個微信公眾號!”在做柔韌訓練的時候,兩個人看著對方,同時說出了同樣的一句話。

他們就是“一號哨位”的創辦者——大四學生周曉輝和桂從路。

周曉輝,生在河南、長在新疆,從小就夢想著參軍報國,后考入人大新聞學院。桂從路,安徽舒城人,當年以全縣第二名的優異成績考入人大政治學與行政學院。與許多男孩一樣,桂從路也有著一個軍旅夢、英雄夢。2011年12月,同為大三學生的周曉輝和桂從路參軍入伍,周曉輝走進了武警部隊,桂從路來到第二炮兵。兩年后,兩人同時脫下軍裝返回學校繼續學業。

校友、同屆生、同年兵,在部隊還都擔任過新聞報道員,兩人成了好朋友,也成了很多同學、親友了解軍營生活,咨詢大學生入伍相關政策的“第一人選”。如何給那些有志於參軍報國的同學提供一些幫助?桂從路和周曉輝一拍即合——辦個微信公眾號,把自己從軍兩年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悟告訴更多的人!

就這樣,“一號哨位”誕生了。2014年8月31日,周曉輝和桂從路離開部隊后再次“上哨”:“一號哨位是部隊非常重要的崗位,一般是部隊大門崗或者重點要害部位。它是縱覽軍營內外的一個重要窗口,站在一號哨位上,既可以看到軍營內部的日常生活,也可以看到軍營外面的風景。”

站哨

“一號哨位”創辦初期,主要依靠在朋友圈中推廣,閱讀量低、粉絲增長慢。尤其是當年9月底10月初的時候,兩人都面臨保研,桂從路要准備司法考試,周曉輝的個人文集也即將付梓出版,每天編輯微信要花費三四個小時,讓他們幾乎要放棄“哨位”了。但是,一想到在操場上的那個誓約,憑著當兵時訓練出的不服輸的韌勁,他們硬是堅持了下來。

讓“一號哨位”一炮而紅的,是那篇《部隊裡的三行情書》。當時,多家名校都在征集三行情書,周曉輝的腦海裡突然冒出不知在哪裡看到過的“集合了�不說了�我愛你”這三行字,便想:何不做一個軍營版的三行情書呢?他把互聯網上最流行的元素移植到自己的作品中,加上獨具特色的視角,文章一推出就大受好評,閱讀量超過了30萬。

“過去閱讀量上千就非常滿足了,現在必須‘10萬+’才開心。”周曉輝難掩內心的喜悅與激動。

收獲的背后,是他們的辛勤付出和努力。2014年寒假,周曉輝坐在回家的列車上,也不忘抓緊時間創作微信稿件,堅持每日推送。除夕晚上,周曉輝依然坐在電腦前,19時30分“一號哨位”再次推送,痴迷的周曉輝在“哨位”上為網友守歲。

守哨

為了推出更多精品,周曉輝與桂從路可謂費盡心思。一條微信,從最初的策劃、創作,到最后的編輯制作、發布推送,他們要反復核對、不斷修改,有時甚至通宵達旦。

創意加苦功,“一號哨位”推送的原創作品越來越有人氣。《如果各兵種也有朋友圈》,巧妙利用微信話語和呈現方式,將裝甲兵、導彈兵、汽車兵、工程兵等諸多兵種的職能、特點娓娓道來,圖文並茂,活潑俏皮,閱讀量超過10萬,網友驚呼“萌爆了”。

“一號哨位”的影響越來越大,許多粉絲主動向他們投稿。為了增加用戶黏性,他們還開設了“一號哨位”微社區、QQ群、微信群,建立了作者隊伍。他們針對網上一些涉軍負面信息,合理設置話題,相繼推出《請這樣愛我們的軍隊》《今天,我們該如何定義中國軍人》《軍人漲工資,請謠言走開》等原創文章,深刻反思,據理駁斥,在自媒體平台上傳遞滿滿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