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谷歌犯了百度的病?

发布时间:2021-09-03 14:06:15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以前,谷歌的文化是我们学习的标杆,但是,为什么谷歌这么多年,并没有出现厉害的新产品?互联网的文化出什么问题了吗?今天这篇文章的观点比较独到,希望能给大家更深入的思考!

把互联网公司当象牙塔,是本世纪最大的谎言。

互联网的前身是阿帕网,上世纪 60 年代由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ARPA)信息处理处(Information Processing Techniques Office,IPTO)开发。信息处理处之前名叫指挥控制处(Command and Control ResearchDivision),从名字也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实打实能用于打仗的东西。

可以说,互联网从骨子里就流淌着军事的血液,是一个效率工具,而不是一个创意工具。

互联网公司是一个准军事组织。

我将互联网公司形容为大规模协作机器。几年前我还在海军某驱逐舰支队服役,当时所在的部门正是指挥控制(Command and Control)部。在我眼中,一家典型的互联网公司的模式与一支海军编队并无二致——信息极度透明,分工明确,分布式高效指挥和协同。

但是,硅谷把互联网改写成一个更加温情脉脉的故事,还夹带着一点乌托邦的气息。似乎,几个辍学的天才大学生,穿着拖鞋裤衩在车库里就能搞出伟大的公司。

实际上,谷歌身后有美国军工复合体的影子。2002 年横空出世的 Space X,更是把这种关系直接摆到台面上。人们突然发现,硅谷的本质,居然是军民融合。2011 年,为抗议谷歌与军方合作,4000 名谷歌员工签署联名信抵制,10 多名员工愤而辞职,谷歌最终终止了与军方的合作,但是却悄悄把 2000 年以来最重要的行为准则不作恶(Don ’ t be evil)删除了。相比起一直被道德架着的谷歌,伊隆 · 马斯克对员工的冷酷无情,似乎倒显得更加坦诚清晰。

谷歌犯了百度的病?

图:马斯克和美军

1

李彦宏有点可怜

在中国,有的人真的信了硅谷。这个人就是李彦宏。

1999 年圣诞节,李彦宏拿着从美国融到的 120 万美元,乘坐国航飞机返回中国,投资方是 Peninsula Capital(半岛资本)和 Integrity Partners(诚实合伙投资公司)。8 年前的圣诞节,李彦宏也是乘坐国航的飞机,从中国飞到美国。在美国,李彦宏先是在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读计算机硕士,毕业后先后在道琼斯子公司和硅谷搜索引擎公司 Infoseek 工作,是信息搜索界的知名专家,回国前年薪 10 万美金。

1998 年,李彦宏写出《硅谷商战》,这本书描写了硅谷 1994-1998 年间几大互联网公司的商战史,主角包括微软、网景、太阳、圣言、美国在线等公司。我前几天刚刚读完这本书,有趣的是,张朝阳还给这本书做了序,题目是《为新媒体时代而欢呼》,落款是一个有些许年代感的词:" 组稿编辑:张朝阳 "。目前,李彦宏与张朝阳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难兄难弟。

在这本书的自序里,李彦宏写到:" 高科技产业的竞争,其实技术本身并不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商战策略才是真正决胜千里的关键 "。

李彦宏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他似乎懂得很多道理,在实际落地的时候却往往大打折扣。从骨子里,他是一个单纯、善良,又敏感多疑、容易受伤的孩子,他会因为 CFO 王湛生的表扬而开心,也会因为高管的离职而 " 痛苦万分 "。他曾希望效仿谷歌的创始人为自己寻找一位 CEO。但是,现实却逼着他成为一个公司的掌舵者。

李彦宏想把百度打造成一个象牙塔。

公司早期的制度只有两条,不能带宠物来上班,不能在办公室吸烟。一直到 10 几年后,在编制《百度文化论语》的时候,百度还是以此为自豪。

在潘乱的文章《百度如何改变肌肉记忆?》中提到,崔珊珊说," 大学的校招会上,我会跟同学们说,六点半我还在公司,七点当我站在这里演讲的时候,公司那边拳皇争霸已经开赛了。" 潘乱认为,宣传打游戏其实是一种招聘策略,因为当年要跟谷歌抢人才。谷歌的福利好是出名的。2005 年底,谷歌在北京成立中国研发中心,正面与百度争夺人才。

李彦宏是一个羞于见人的人,他更喜欢静态的植物。但是他却逼着自己参加校园招聘宣讲。早年间,每一次宣讲中,李彦宏都会向大学生们展示一张百度技术人才发展的 " 无敌红线 ",在这张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加入百度的校招生在几年后可以达到的技术高度和薪资水平。

这似乎是一种对人才的过度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