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十四五”期间 智慧城市如何发展?

发布时间:2021-08-30 20:04:47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国家在“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中明确指出,“分级分类推进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建设智慧城市和数字乡村”。

纵观智慧城市的发展,2008年底,智慧城市概念诞生。2009年开始,中国的智慧城市建设和发展正式拉开了帷幕。智慧城市的服务对象、服务内容非常广泛,但核心主线是“利用信息通信技术”提升城市服务品质。客观地看,中国这些年来智慧城市发展历程的探索,仍然只是一个起步阶段。

三大核心问题有待解决

缺乏对智慧城市理念、内涵的科学统一认识;缺乏有效的智慧城市顶层设计理论和方法;缺乏可持续性的动力机制和长效的运营发展模式。

智慧城市的理念和内涵极其宽泛,实际上其中很多的核心问题,例如互联互通、信息共享、业务协同,真正破题的依然很少。总体来看,智慧城市在深化发展中面临三大核心问题。

第一,缺乏对智慧城市理念、内涵的科学统一认识。很多人仍然站在不同的视角看智慧城市。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有人看到的是数字政府,有人看到的是城市治理,有人看到的是新基建,有人看到的是惠民服务,有人看到的是产业经济,有人看到的是5G、区块链……那么,智慧城市的理念和内涵到底是什么?

2014年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到了推进智慧城市建设的内容,在智慧城市重点方向的表述上,采用并完善了笔者提出的“五化”表述,扩展为“六化”,即信息网络宽带化、基础设施智能化、规划设计数字化、公共服务便捷化、社会治理精准化、产业发展现代化。2016年之后,国家提出新型智慧城市概念,强调以数据为驱动,以人为本、统筹集约、注重实效,信息共享方式从运动式向依职能共享转变,推进方式逐步形成政府指导、市场主导的格局。

未来10年,智慧城市的内涵将从信息通信技术为主融合跨界到政治、法律、管理制度、流程规范中,并从这些方面得到支撑和保障。由此可见,随着智慧城市建设的深化和发展,对于智慧城市的理念和内涵的认识也将随之逐步深化。

第二,缺乏有效的智慧城市顶层设计理论和方法。通过13年的发展,大家越来越认知到智慧城市是一个开放复杂巨系统。

过去电子政务是以中央部委和各个地方的部门为单位来开展建设。2002年定义的“两网一站四库十二金”系统,就是以中央政府的十二个纵向条线的垂直系统来建设电子政务。今天,智慧城市是以城市为载体,横向进行的一种建设。过去纵强横弱,今天智慧城市要做到横也强,要横向畅通,涵盖城市所有角落、每个部门、每个区县。不能简单说税务做好了、城管做好了,就是智慧城市。智慧城市是一个全局优化工程,要站在城市全局维度上实现全局最优、经济最优、治理最优、民生最优、产业最优,但每个部门和局部可能不一定是最优的,因为全局最优不等于局部最优的组合。要实现整体最优,需要在各个部门之间进行利益重组,特别是以数据和信息为代表的利益、权利、资源配置重组,需要复杂的、系统的理论和方法。

第三,缺乏可持续性的动力机制和长效的运营发展模式。目前,我国新型智慧城市建设进步迅速,“云战疫”“健康码”“云监工”等成为疫情防控的“利器”,但实践中也暴露出不少短板。特别是疫情之后,大家深有感触,如果只管花钱建设智慧城市,但却不管它是否能运营,是否能用智慧城市的杠杆去带动数字经济,这样的智慧城市是行不通的。

因此,智慧城市需要探索如何长效发展,优化新型智慧城市的生态,通过政府引导,鼓励政企合作、多方参与,创新智慧城市建设和运营模式,实现智慧城市建设项目的可持续健康运营,着力提高民众体验的满意度。

同时,要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形成数据治理、数据开发的数据安全利用机制,释放城市数据要素活力。面向数据跨地域协同的实际需求,结合我国城市群(带)发展和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战略规划,将若干中心城市的先进治理能力扩展到整个区域,实现邻近区域的数据打通和业务协同,促进城乡数据公共服务的均等普惠。

“十四五”期间智慧城市的发展

需求上,智慧城市要解决真问题;使命上,以人为本,开放惠民;价值上,要追求效果导向、效益导向;品质上,平战结合,聪慧敏捷;形态上,以终为始、长效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