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中国移动支付缘何突然井喷

发布时间:2021-08-27 18:02:43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2017年4月19日,许多微信用户突然发现,微信赞赏功能不能用了。

  正当纷纷猜测时,当天下午5点半,微信团队发布公告称: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iOS版微信公众平台赞赏功能将被关闭,替代方式是通过文末二维码个人转账实现打赏。

  业内一片哗然。有不少公众号运营者一边写着“苹果为何大战微信”的文章,一边匆匆赶制打赏二维码。

  他们没想到的是,新方式发布不足7小时,微信团队再发公告:应苹果公司要求,对iOS版微信公众平台文章个人转账功能进行关闭。

  就这样,一家手机生产商与一家移动社交服务商,在支付领域直接“交火”。

  这皆因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太过吸引人——调研机构Research and Markets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移动支付交易总额未来3年将以142%的年增长率增长,到2020年将达到13776.5万亿元人民币(约合2018.17万亿美元)。

  这个充满想象空间的市场,引来各方竞逐。

  双寡头崛起

  实际上,在移动支付的战场,苹果还是“鲜肉”,微信最大的对手是支付宝。

  根据咨询机构易观智库的统计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在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支付宝市场份额高达53.70%,腾讯金融为39.51%,二者合计达到了93.21%,占绝对主导地位。

  2004年,为解决电商交易的核心环节,支付宝诞生,令阿里巴巴集团迅速崛起为全球互联网巨头。

  “在蚂蚁金服内部,把支付宝诞生的头3年划归为服务电商的第一阶段,第二个3年是走向社会开拓场景阶段,第三个3年来到了全面拥抱移动支付时代阶段,正值2013年。”蚂蚁金服商学院副院长朱红军对记者解释称。

  2013年6月,基于支付宝App而研发的理财产品余额宝上线,给用户在网购交易中的沉淀资金提供了一个增值的方式。

  余额宝的七日年化收益曾高达6.763%,甚至一度出现用户将资金从银行转移过去的轰动效应。仅一年时间,余额宝用户规模突破1亿,中国用户由此亦进入了互联网金融的新天地。

  易观智库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移动支付市场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总体交易规模突破13010亿元,同比增长率高达800.3%。

  有人曾把支付宝称为App支付,把微信支付称为社交支付,因为腾讯的支付故事也诞生于一个天才的创意——微信红包。微信支付作为财付通的移动支付服务,走向了前台。

  微信支付运营总监雷茂锋告诉记者,微信红包于2014年1月27日悄然上线,从除夕全天到大年初一16时,参与抢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总计抢红包7500万次以上,平均每分钟有9412个红包被领取。到2015年,仅除夕一天,抢红包总计猛增至10.1亿次。

  “红包的火爆出乎很多人意料,也把微信支付带给了更多人。我们紧接着就开始着力于激发更多的用户绑定银行卡、开通微信支付,与此同时,全力拓展餐厅、超市、便利店等线下商户,让微信支付拥有更多的场景。”雷茂锋说。

  星火VS春雨

  日益增长的用户量,需要更多的商户提供服务支持。而说服商户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微信支付能够为商户带来什么?

  雷茂锋解释说,微信靠“支付+会员”,把用户的“消费身份”与“微信身份”相关联,在每次支付行为发生时,帮助商家更了解消费者,并为商家提供更丰富、更精准的运营能力。

  美国《福布斯》记者王悦(音)在北京体验了一天的无现金只带手机的生活,发现从小吃摊到餐馆,都实现了移动支付:“我在一家餐厅用微信支付买了一份三明治,女服务员随后让我‘关注’他们的公众号,以便向我发送优惠券和虚拟会员卡。”

  显然,这种“支付+营销”的模式,赢得了不少商户的青睐。可是,支付宝也是这么做的。

  朱红军告诉记者,支付宝依靠“口碑”平台,实行“消费即会员”策略,把使用支付宝支付的消费者直接转变为商家会员。这样,商家就能做更多的营销活动,以吸引消费者进行更多消费。

  既然模式类似,那么就要看“地推”实力了。对两家互联网公司来说,“地推”主要靠服务商。

  “我们不会自己去拓展商户,而是通过打造生态、开放技术平台、提供接口能力,让更多的用户和商户选择微信支付。”雷茂锋说。

  2016年4月,微信支付团队启动针对服务商的“星火计划”,预计投入1亿元扶持平台服务商,每个服务商每月最高可以获得高达50万元的运营经费激励。

  2017年3月,微信支付团队还公布了2017“赋能创新”三大方向,将向合作伙伴开放数十种类别、上百个项目的全新能力,以微信支付为基础,与合作伙伴共同壮大移动支付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