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

  • 主页
  • 物联网
  • 华为打破“不投供应商”原则 对哈勃注资增加至27亿元

华为打破“不投供应商”原则 对哈勃注资增加至27亿元

发布时间:2021-01-28 18:00:02 所属栏目:物联网 阅读: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中国芯”的重要性。

无论是中兴华为的遭遇,还是武汉弘芯的警钟,芯片半导体,这个在美国已是夕阳产业的领域,在中国却已走向科技舞台的中央。

据云岫资本数据统计,2020年半导体行业股权投资案例413起,投资金额超过1400亿元人民币,相比2019年约300亿人民币的投资额,增长近4倍;而据《近十年我国芯片半导体品牌投融资报告》,2020年,半导体发生融资事件458起,拿到融资的企业共458家,总金额1097.69亿元。

刚刚过去的2020年,是中国芯片半导体在一级市场有史以来投资额最多的一年。既有注册资本超过2000亿的国家大基金二期的入场,也有华为哈勃投资、小米长江产业基金等的频频撒网,芯片半导体的投资已然到了“手慢无”的地步。

这背后的动因一方面是“卡脖”语境下,国产替代浪潮的呼唤。芯片一直是中国进口金额最大的商品。根据海关公开数据,2019年,中国芯片进口额3040亿美元,超过原油、铁矿砂、粮食总和3016亿美元。百度李彦宏曾表示,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发展过程当中,对于高端芯片而言,其实一直依赖进口,这是我们这一代IT人心中永远的痛。如果能实现国产替代,这个势能不可小觑。

另一方面也有二级市场退出渠道畅通无阻的激励——2020年,中国共有32家半导体公司上市,这也是有史以来半导体上市数量最多的一年。对比之下,其他概念板块的上市速度和通畅程度全不可同日而语——这对于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在很长一段时间,芯片半导体的投资都被定义为门槛高、周期长、回报率低,可谓是三大不幸。但如今,资本争先恐后地下注,“芯片大跃进”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乱花渐欲迷人眼,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长跑,这不免让人发问,当下的芯片投资,是泡沫,还是决心?

谁在投资?

向芯片“撒钱”的人有三大类:以IDG为代表的投资公司,以小米、联想、比亚迪为代表的巨头终端公司,还有以国家产业基金为代表的国家队。

在半导体硬科技领域,部分老牌投资机构入场的时间较早。比如针对芯片、元器件方向,IDG资本早在1994年就开始聚焦产业链上下游做广泛布局,如风华高科、晶晨半导体、芯原微电子、锐迪科(RDA)等。对于今年的投资热潮,IDG资本合伙人李骁军表示,“目前中国的半导体芯片公司虽处于高速发展期,但体量都还比较小。有的芯片设计类的公司,通常只有一条产品线。但未来我们认为一定会有龙头企业出现。”

稍晚于IDG的国内投资机构北极光创投成立于2005年,聚焦早期科技投资,至今投资了18家半导体企业,其中,展讯、炬力、兆易创新三家公司已经成功上市。北极光创投合伙人杨磊在分享投资心得时表示,中国的半导体体系建设一定是在跟全球合作开放的基础上建立的。把自己融入到全球的产业链里面,去抓住未来科技产业链里无法被替代的“核心节点”。

更晚入局的德联资本从2017年开始系统性进入半导体领域。德联资本的合伙人贾静表示自己在看该领域时,会沿着产业链从底层带动的逻辑,从科技投入很多的下游企业看起,然后从终端、模组、芯片环节一层层往上看,从产业链的拉动效应,慢慢布局到半导体领域。

或许,中国的投资人们眼光更为长远,资金涌入也有一定的合理性。在当前的局势下,未来国内芯片行业,很可能会出现中国自己的德州仪器、博通,而这些已经在场上的选手可能有更好的机会,因为他们有一定的技术和产品,他们可能会走在前面。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所以有更多的资金涌进,好处是众人拾柴火焰高,有更多的钱,有更长的时间,让芯片公司做出好的产品。

不过,中国VC们在芯片上的热情有一点匪夷所思,这不是一个快速通道,并不符合VC投资退出的周期。而在美国,芯片行业主要是产业孵化和产业投资比较多。这也就是说,按照规律,真正应该在芯片投资舞台上活跃的,是能打通上下游产业链的人。

2020年,以华为、小米为代表的产业基金针对半导体领域的投资进入了快车道。两家公司在半导体材料、芯片设计、半导体设备等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有布局,据不完全统计,两家在半导体领域投资的公司超过50家。

在历经2011年系列禁令后,2019年4月,华为打破任正非定下的“不投供应商”的原则,7亿人民币在深圳注册了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开始有规律的在半导体领域进行投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