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天气

在蒙古失蹤10個月,兩名南京志願者遺體被發現

发布时间:2019-12-04 05:50:54 所属栏目:南京天气 阅读:

原標題:還原這場跨國搜救背后的故事……

在蒙古失蹤10個月,兩名南京志願者遺體被發現

  事發山脈。

在蒙古失蹤10個月,兩名南京志願者遺體被發現

  毛潤新、郭玉芹生前是南京藍天救援隊預備隊員。

在蒙古失蹤10個月,兩名南京志願者遺體被發現

  救援人員動用直升機進行搜救。

  去年10月,兩名中國游客在蒙古自由行途中失聯,隨后的10個月中,由我國駐蒙古大使館、當地警方、牧民和多地藍天救援隊發起了一場跨國搜救。對此,去年11月4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曾以“緊急救援!南京兩名熱心志願者蒙古‘無人區’失聯”進行報道。

  令人遺憾的是,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得到消息,今年7月23日蒙古烏拉縣強降雨導致了泥石流,兩具遺體被洪水沖出。經DNA確認,這正是去年失蹤的中國游客的遺體。8月17日,兩人生前所參加的藍天救援隊隊友駕車千裡接他們回到家鄉。遇難游客毛潤新和郭玉芹均來自南京,生前有著多重身份:旅游博主、公益服務志願者、藍天救援隊志願者……他們熱心於公益事業和旅行。

  紫牛新聞記者深入採訪,還原了這場跨國搜救背后的故事。

  A

  再多走十多公裡

  也許他倆就能出來了

  時隔9個月,姚群芳再次來到蒙古烏拉縣,深入扎薩克山7公裡,幾條小河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去年11月的大雪后,望著被白雪覆蓋的這裡,她曾經無比期盼能看到兒子的任何蹤影,哪怕一個腳印或者一個火堆。而此時在蒙古警方的陪伴下,她隻能遠遠地眺望一下兒子躺過的這片山脈,工作人員告訴她前面就過不去了,就在這看一眼吧。

  “就差了十幾公裡吧,如果他們當時能走到這裡,距離走出山脈,來到有人活動的區域已非常近了。”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雖然遺體是被洪水沖下來的,但當地人推測,發現地距離他們倒下的位置並不會相隔太遠。去年11月進行的大搜索中,救援人員並沒有料到他們最終走向了這個方向。

  警方找到的毛潤新的手機、相機、隨身物品幾乎完好,由於還需要進一步調查,這些東西暫時還沒有歸還到家屬手中。不過從裡面的內容看,他們曾經到過附近牧民的家中,離開后往山中進發,最后一張照片定格在2011年10月21日。

  毛潤新在蒙古時給朋友寄了一張明信片,11月9日明信片送到了朋友的手中,然而他自己卻沒能和朋友分享這份欣喜。“烏蘭巴托的凌晨那麼靜,那麼靜,連風兒都沒有聲音”是他最后一條朋友圈。

  B

  已經買了回國的機票

  他倆消失在“東方瑞士”

  庫蘇古爾湖位於蒙古北方,靠近俄羅斯,因為風景優美也有“東方瑞士”的美譽,每年約有4萬名游客前往這裡和貝加爾湖。據毛潤新和郭玉芹的朋友回憶,這次旅行他們是想拍一些照片,探一探這個還比較小眾的路線。郭玉芹曾在微博上表示,當所有人都告訴他,這個時候不適合來蒙古,蒙古最好的時候是七八月份。但他眼中的蒙古10月剛剛好,滿眼的秋色,上帝的調色盤打翻了黃色而已,小雪恰到好處讓南方的孩子感受一些雪景。

  兩人先后到達蒙古,並在10月18日下午准備進山,由於買了21日的回程票,所以時間稍有些緊張。他們曾告訴親友,未來3天可能會沒有信號,但5天過去了姚群芳仍沒收到兒子的消息。

  參與搜救的藍天救援隊隊員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這裡到了10月就已經進入冬季,下旬正是牧民撤出的時候,幾天之內就變得人煙稀少,而正是在這時毛潤新和郭玉芹准備進入庫蘇古爾的雪山,10月20日左右,當地開始降雪。“由於趕著時間回國,他們可能是走了近路,進入了相對偏僻的區域”。

  C

  中蒙搜救人員動用了直升機

  一場與天氣賽跑的搜救

  除了旅游達人、公益志願者的身份,毛潤新和郭玉芹還參加了南京藍天救援隊,是預備救援隊員,參加過數十次救援保障任務,公益服務時間加起來超過400小時。兩人失聯后,家屬們找到了藍天救援隊,雖然他們此行是個人旅游,但國內的藍天救援隊義不容辭,迅速啟動救援程序。

  2011年10月27日,兩名藍天救援隊隊員抵達蒙古烏蘭巴托,隨即與當地政府、警方取得聯絡,建立前線指揮部。根據各類線索(兩人進山前信息、朋友圈照片、裝備圖等)評估兩人最大行動半徑及可維持生命時間。與此同時,當地警方繼續投入大量警力,組織牧民對方圓數千平方公裡范圍展開大面積排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