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2016年农村市场发展潜力与机遇都有哪些?

发布时间:2020-05-11 12:05:21 所属栏目:行业新闻 阅读:

京东与阿里厮杀的如火如荼双十一大战刚过,两家又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同一个战场——农村电商。近日,京东宣布,将与广东卫视跨年晚会合作打造以“惠农富农”为主题的首届“1月1电商节”。与此同时,京东的老对手阿里巴巴也没闲着。在同一天,启动了齐鲁电商节暨首届阿里年货节,专门针对农村市场打造“土货进城、洋货进村”的网购活动。  
  其实从2008年起,国内就开始有农资企业小范围试水电子商务,但一直不温不火,直至去年下半年“互联网+”浪潮的到来。几乎所有传统企业涉足的领域,都会有互联网公司的试水,农村电商市场也不例外。
  农村电商市场的潜力与机遇
  电商巨头们首先看好农村有望成为互联网下一个“人口红利”的来源。中国社会13.6亿人口中有8亿农民,在数量上占据了非常大的比重。尽管随着城市化的进程,我国农村人口在总体人口中的占比持续下降,但农村网民在总体网民中的占比却保持上升。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新增网民1894万人,其中农村网民占48.0%。国家有利于农村互联网发展的政策频出,让互联网以及电子设备在农村的普及率大幅增加,再加上农村进城务工人员返乡后的带动,农村的电商消费市场潜力非常巨大。
  另一方面,互联网有能力解决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核心痛点——信息不对称。农产品城市销售中经常出现这里丰收了,卖不出去过剩,可那里又歉收了,完全供不应求的情况。互联网的介入可以让这些信息无缝被打通,让农民有机会实现信息协同,保证生产的均衡与稳定。此外,传统的农产品销售还是代理、批发、零售模式,农产品要经过多个环节才能达到购买者手中,流通环节多,效率低下、利润又微薄。而通过互联网砍掉中间环节,缩短交易链条,降低交易成本,对生产者与消费者双方来说都有好处,这一点让整个农村电商市场存在很多的机会。
  农村电商中阿里与京东——不是冤家不聚头
  农村电商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其中农村市场一方面扮演消费者,另一方面又是生产者。因此对阿里和京东来说,他们对市场的布局是既希望农村网民养成通过电商平台进行消费购物的习惯,同时还想要引导农民利用电商平台销售农副产品。双方在农业产业链中切入农资市场、农业金融等领域,以期实现“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我们不妨来看一下目前两家的动作。
  阿里巴巴:7月在淘宝上线农资频道,涵盖了从种子、农药、农机、肥料、兽药、饲料等农资产品,将产品库从淘宝店铺资源上整合管理分类进入农资产品类目,基于淘宝的平台模式,让线上线下全都集中在阿里农资的平台上,旨在改造农资行业多级经销商层层加价的模式,产品由厂商直接提供,并在准入机制、店铺保障金、售后周期等方面着重提升权益保障。
  同时,启动“千县万村”计划,计划用3到5年时间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为农村金融服务先建立根据地。
  与此同时培养“村淘合伙人”,以村官、回乡大学生为主,为村民提供农产品的网上销售与渠道,并打造便民金融服务站。阿里巴巴旗下的网商银行,近日也针对农户推出了信贷产品旺农贷,最高可以实现50万元的信用贷款。
  京东:在农资方面主要以通过平台入驻形式经营。除基本的“入仓式”自营外,还与金正大合作打造“农商一号”平台,入驻京东商城,提供金正大与国内外农资行业冠军品牌的农资产品,通过自营、平台能力开发合作与提升服务的方式来为农资用户进行服务,并由平台提供覆盖全国的物流配送及售后服务。发挥自营物流对于农资配送速度和质量的优势。
  同时,京东重点进行了“一县一中心”布局,推广“乡村服务站”模式,依靠这种“县级服务中心”体系的建设,达到从点线面多层次全方位构建“县-乡-村”农村电商服务系统。。据了解,京东计划年内建成600家“县级服务中心”,招募乡村推广员10万名。京东的县级服务中心可为客户提供代下单、配送、展示等服务,并管理该区域所有乡镇的合作点。争取解决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并有力实现家电等工业品的下乡。
  金融方面京东同样推出了农村信贷品牌“京农贷”,也是无需任何抵押即可申请。并联手格莱珉银行,将京东的互联网渠道、供应链资源和格莱珉的农村微金融服务经验结合,在农村小额贷款业务领域展开合作。
  农村电商繁荣下的阻碍与前景
  尽管两大巨头都已经在农村电商这场争夺赛中站好了位,但是相比城市而言,农村是一个更为复杂的市场,表面的繁荣下仍然暗藏着许多积蓄已久的难题。
  首先就是农民网购消费习惯的养成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农村由于经济发展、教育程度等因素影响,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与速度在很大程度上会弱于城市。目前两大电商的移动平台还处在搭建阶段。通过价格补贴等方式促动,很多村民通过电商平台买入商品或者卖出物品盈利仅仅是获客的第一步。想要渗透农村消费市场,后续的包括在产品、资源、渠道、物流与支付的基础服务完善都是获得农村群体信任的重要考量标准。这种线上与线下多种渠道整合与兼顾的服务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农村电商的胜出者。
  其次,农村长期积弱,在各个时代生产和消费都颇为落后。与互联网结合难免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摆在眼前的就是农民固有的交易与消费方式可能与电商模式不符,比如作为行业顽疾的农资赊销问题。还有电商化方式与传统渠道之间的利益冲突,农资产品的独特性引发的技术服务与售后保障都是农村电商进一步发展绕不过的障碍。也是决定市场胜负的关键点。
  尽管困难重重,但农村电商的确是一个值得看好与发力的市场。互联网在此处的介入很大程度上可以提供更加便利的产品销售方式,更大的降低营销成本,更高效与公平的完成资源的流动。而这种竞争下产生的科技带动农村整体生产和消费方式的升级,才是互联网最大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