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 主页
  • 行业新闻
  • 高速公路建设雪上加霜遭遇“资金链危机”自食其果

高速公路建设雪上加霜遭遇“资金链危机”自食其果

发布时间:2020-05-11 02:52:19 所属栏目:行业新闻 阅读:

  即使全面巨亏也无法阻挡高速公路大投资,一些"政府路"明知亏钱也要修。 
  信贷突然紧缩,融资80%来自银行的高速公路建设陷入资金链危局,纷纷停工。 
  如何让高速公路"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 
  从"筹资"到"愁资" 
  据内部人士透露,交通部今年已把自己能调拨的车购税等交通专项预算资金共计4763亿元,于9月份通过财政部"超常规"地全部提前下放到各省,"这在往年根本不可能"。 
  高速公路正在纷纷停工。 
  2018年11月1日下午,陕西省延(安)吴(起)高速第三标段处,工地上突兀地矗立着一些光秃秃的桥墩,上百个梁板整整齐齐地堆放在梁场里,旁边偌大的料场除了一名看守外空无一人,由于入秋后气温骤降,存放的石料已经冻住。 
  这里是延吴高速上仅剩的两个未停工路段之一。这条路共有26个施工标段,但2018年6月以来由于资金链断裂已停工24个,拖欠农民工工资上亿元。 
  在附近的民工宿舍里,一位"小工"(工地上做最基础工作的人)告诉记者,工人们拿不到工资,300人走得只剩不到80人。"两年多来我从没拿过正式工资,老板每个月只给我们两三百元基本生活费。"他说。 
  交通部副部长高宏峰不久前去陕西考察参观期间,就曾遇到农民工因高速公路停工欠薪而聚集上访,"现在部里指示各省厅,务必不要拖欠农民工工资,影响社会稳定。"交通部内部人士透露。 
  这并非个案。2018年下半年以来,陕西、云南等省先后曝出高速公路因资金短缺而停工或半停工。 
  2018年,本来是高速公路又一个大干快上之年。据交通部上报国务院的数据,今年交通运输行业固定资产投资预计突破1.4万亿元,超过去年和前年。然而,无异于釜底抽薪的"钱荒"却突然来临。 
  "今年公路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融资问题,搞不到钱。"2018年10月27日,在重庆恒大金碧天下酒店举行的"高速公路管理运营年会"上,中国公路学会高速公路分会理事长董学博在开幕致辞中说。 
  由于信贷紧缩,银行贷款占到全部融资约80%的高速公路建设行业,一下子大受打击。许多已签订的贷款协议和信贷额度也无法执行。吉林省年初申请的2亿元新增贷款至今没有发放,18亿元本已落实的流动周转资金仅发放了0.8亿元。江西、辽宁、湖北、广西等省份也都信贷短缺、资金链告急。 
  从资金到位率来看,今年公路行业新开工项目资金到位率为67%,比去年下降15个百分点。其中,三季度国内信贷资金到位率仅为16%,去年同期是35%。 
  雪上加霜的是,银根收紧还直接导致公路行业融资成本提高。 
  "2008年时各省的交通厅长、财务处长就跟大爷一样,往办公室一坐银行去求他贷款,利率下浮10%。现在反过来了,不贷款,利息上浮。"交通部一位人士说,利率优惠被取消后,交通部门偿债负担大为增加。如2018年江西省高速公路的债务利息缺口原本测算为8亿元,目前则升至12亿元。 
  同时,信贷紧缩切断了部分公路的资本金来源。按照规定,高速路项目开工的到位资本金不得低于项目概算额的35%。一位业内人士介绍,以前资金相对充裕的时候,很多地方把贷款也拆借来充当资本金,现在此方式已无法运作。 
  "咱们行业的融资结构过于倚重银行信贷,"交通运输部科研院财金研究所副所长李晓峰说,"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货币政策一调整,你就完了。" 
  不久前,交通部召集地方各省厅专门召开座谈会研讨在当前的融资形势下如何破解融资难题的问题,由交通部部长李盛霖亲自主持,17位省厅一把手到会,一些厅长在会上说,"我们搞公路投融资的现在不是在'筹资',而是'愁资'!" 
  为解决融资难题,近期李盛霖亲自带队多次赴央行、银监会沟通协调。主管财务的高宏峰副部长也先后在广州、宁波等地组织了19个省市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召开座谈会商讨对策。据内部人士透露,交通部今年已把自己能调拨的车购税等交通专项预算资金共计4763亿元,于9月份通过财政部"超常规"地全部提前下放到各省,"这在往年根本不可能"。
还可以看看其他文章,谢谢您的阅读。

网站申明:系本文编辑转载,来源于网络,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