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互联网+”**物流重在闲置资源的复用

发布时间:2019-12-03 21:48:33 所属栏目:行业新闻 阅读:
  这几天,“物流”成了热词。

  7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提出推进互联网+物流,“既是发展新经济,又能提升传统经济”,因而要适度扩大总需求,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随后,国家发改委7月29日也发布了《“互联网+”**物流实施意见》,以推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先进信息技术与物流活动的深度融合,提高全社会物流质量、效率和安全水平。

  中国的经济总量已位居全球**,但中国的物流业却远落后于全球物流业。以物流成本所占GDP的比重来比较,2015年中国物流成本所占GDP的比重高达16.0%,远高于发达国家的8%,甚至比同样处于发展中国家、交通条件极度落后的印度还高5个百分点。由此可见,我国物流综合效率还处于整体低下水平,其中的关键在于物流的网络化、规模化、一体化、协同化、标准化和信息化的缺失。

  物流网络化是指物流的各个节点要形成物理服务网络,并需要“重去重回”。其中,物流节点既可以是大的物流园区、物流中心、航空港、水港、无水港、配送中心、货运站,也可以是小的货场、转运站、编组站、流通仓库、储备仓库、转运仓库、分货中心。由于产业链布局的约束,资源地、生产地和消费地分布不同,物流一般具有单向流动的趋势,如果没有系统网络设计,货物运输往往出现单程的“重去轻回”现象,物流资源利用率自然低下;而一旦形成了物流服务网络,就会利用网络增加“重回”的机会,减少物流资源闲置,提高物流资源的服务效率。

  物流规模化是物流成本降低、效率增加的关键,是物流企业做大做专,形成自然垄断的规模优势和范围优势。2015年全国社会物流总额219.2万亿元、社会物流总费用10.8万亿元、总收入7.6万亿元,而物流法人单位数超过30万家、在用车辆1450万辆、货车司机3000万人、从业人数达9000万人。物流企业小、散、乱、差现象严重,企业规模成为制约我国物流发展**主要的因素。

  物流一体化指的是,将物流作为核心链条,从初始供应开始,经生产、销售直至消费者的供应链整体和系统优化,贯穿生产和流通全过程,以**和协调者的身份为客户提供全方位解决方案的供应链服务。只有物流一体化才能做大做强第三方物流体系,形成专业化物流平台,通过战略联盟、信息共享、风险共担、收益共享实现供应链的核心竞争力。

  而物流协同化是将尚不能形成物流服务网络、不具备规模优势、难以实现物流一体化的若干物流企业,按照市场需求组成战略联盟或者业务外包,借以降低运输、仓储和库存积压成本,甚至减少物流节点操作的次数,降低成本的交替损失,并以联盟形式协同运营,形成可扩展的虚拟物流服务网络,实现物流的规模化优势和一体化核心竞争力。

  物流标准化则是指各个物流单元、物流系统、微观物流共同组成宏观物流的关键衔接工具,它是保障物流整体运作安全便利、**畅通的手段,直接关系到物流成本控制和物流服务水平。目前,我国在物流标准化上是短板,必须在物流标准化的体系、基础、装备、应用上下大力气推行,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扭转物流成本占比过高的困境。

  物流信息化是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来处理物流过程中的各种物流活动,以充分挖掘各物流环节资源能力,实现物流信息、物流技术、物流设备等资源共享服务,推进物流的创新发展和系统优化集成。物流信息化是当前我国物流科技中**关键的一环。

  “互联网+”**物流则更深度地利用了物流数据信息并实现物流信息互联共享,推动传统物流向信息化、数据化方向发展,形成互联网融合创新与物流效率提升的良性互动。但如何在现有物流基础较差的整体环境下,迅速提升“互联网+”**物流的政策作用效果,笔者认为,应当着重放在物流闲置资源的重复使用上。

  “互联网+”**物流不可能完全依靠行政命令推动,它更需要依靠市场机制来运行,靠近30万家法人单位的主动参与。但无论是物流大数据中心的信息集成系统设计调整和数据汇集分析,还是多种运输方式间的信息互联交换标准体系、物流信息互联交换基础网络、物流配送三级体系以及末端配送网络,都需要在短期内进行大投入而后长期才能有所系统回报的,而推动民营资本进入和进行市场化运营又是“互联网+”**物流是否成功实施的关键,因此必须寻找到短期资本可以取得**回报的切入点和发展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