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改革该实现“昆明到大理物流还路于民”

发布时间:2019-03-24 07:52:56 所属栏目:行业新闻 阅读:

  深化改革要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人们期待各地拿出“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的勇气和决心,革除收费公路积弊,降低流通环节费用,真正还路于民。统计数据显示,1公斤货物通过公路运输从上海到贵州需要花费6元到8元人民币,而从上海通过海运到万里之遥的纽约只需花费1.5元人民币。国内公路收费对推高物价的作用由此可见一斑。12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降低流通费用政策措施时提出,要深入推进收费公路专项清理,降低偏高的车辆通行费收费标准。这能否成为解决公路收费问题的一个新契机,人们翘首以待。

  事实上,在这次常务会议之前,国务院就曾确定深入推进收费公路专项清理、逐步取消西部地区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和规范交通运输领域执法行为等措施。可见,解决公路收费过高问题,已经不仅仅是公众呼声,而是引起了中央高度重视,并正在转化成政策措施。

  然而,好政策能否“立竿见影”,尤其是在清理收费公路这样久治不愈甚至愈演愈烈的问题上,人们尚有担心。针对公众呼吁,有关方面曾屡次出重拳整治公路“三乱”,无奈却因“创收式执法”现象普遍存在,陷入了越治越乱的怪圈。除了各地规定限额内的收费,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交纳几千元就可在一个月内随意超载超限运输的“买断罚款”现象。

  公路收费乱象久治不愈,重要原因就是地方利益与民生诉求的博弈。很多公路经营企业隶属于地方政府或由地方政府控股,公路收费成为政府重要财源。一些地方还专门出台收费公路招商引资意见,将收费公路作为招商引资项目,用尽方法让收费期限不断延长,舆论曝光、两会期间人大代表呼吁均收效甚微。

  当前,物流费用过高直接影响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和经济健康发展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有媒体报道,兰州物流,全世界收费公路14万公里,其中有10万公里在中国。一些货运司机反映,运费中至少有三分之一被高昂的过路过桥费吸走。

  深化改革要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人们期待各地拿出“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的勇气和决心,革除收费公路积弊,降低流通环节费用,真正还路于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