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 主页
  • 行业新闻
  • 资金咋投?收益咋分?如何持续? 典型村答疑集体经济三问

资金咋投?收益咋分?如何持续? 典型村答疑集体经济三问

发布时间:2022-04-18 22:00:01 所属栏目:行业新闻 阅读:

  半月谈记者 刘芳洲/周勉

  在农村蹲点调研时,基层干部、乡村振兴驻村帮扶队员们讨论最多的问题是,在带动村集体经济持续稳定发展时,如何保持账本的健康稳定。如果缩手缩脚,资金躺在账户里睡大觉,既形不成收益,还错失机遇;如果快速扩张,隐形债务负担容易变成大窟窿,让前期成果毁于一旦;就算打好基础,有了底子,又担心熬不过市场周期,中途夭折。

  如何让村集体经济顺利起步、稳健发展、行稳致远?半月谈记者走访了湖南省有代表性的3个村庄。它们都是“从零开始”,却各自在摸索和实践中找到了资金投入、红利分享、持续发展的有效经验。翻开这3个村的集体经济账本,半月谈记者试图解锁乡村振兴的成功密码。

  搞产业何必从零开始?

  走进湖南省邵阳市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金兴村,光伏发电厂向阳而置,200余亩荷花基地随村道延伸,整个村庄被青山环绕,荷塘倒映着修葺一新的农居。很难想象,这里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

  “村子位于山区,路远偏僻,村里耕地稀少、农业收入低,有能力的村民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村民普遍缺乏技能,搞不起大产业。”金兴村党支部书记唐孝宽回忆说。

  金兴村真就富不起来吗?工作队和村干部调研发现,村子环境保持得好,虽然土地零散,但河流、林地都是现成的,再加上精准扶贫时完善了桥梁道路、饮水和灌溉设施,如果集中力量把主要短板补齐,劣势很有可能转为优势。

  在村两委和驻村工作队的带领下,村民们平整土地,将分散的耕地集中连片改为荷塘,除了观赏外,采摘的莲子、莲藕,养殖的荷花鱼可以销售。这个以稻田荷花养鱼基地为主、拥有民族特色的乡村休闲综合旅游项目,在当地实现差异化经营,吸引周边县市的游客前来观荷垂钓,成为村集体经济“转负为正”的突破口。

  目前,金兴村共有9个合作社、1个旅游公司和2个扶贫车间,解决就业150多人,全村30%以上的村民参与旅游业增收,为村集体经济增收20万元以上。如今,金兴村的村级集体经济收入由原来负债数十万元步入稳定年收入10多万元。

  记者点评:金兴村的例子证明,没有一无是处的村子,只有未被发掘的资源。金兴村通过周密的前期规划,将有限资金放在解决关键短板上,不仅唤醒了沉睡的土地、河流等现成资源,更保证了资金健康。

  过去,许多村集体产业之所以不甚成功,一部分原因在于没有因地制宜。有的村子不立足自身实际,生搬硬套别处的“成功经验”,盲目空降与本村不合拍的项目。“从零开始”的豪赌背后,是大量资金和人力埋在前期投入里,又因利润难产、资金紧绷,难以再投入,最终在市场竞争中败下阵来。

  一个村的产业是否有希望,不是由投多少钱决定的。对于基础薄弱的村庄来说,搞好产业绝不能贪图一步“配齐”,而是在充分保证资金链健康的基础上,小步慢走,“脚踩离合慢给油”。只有让产业稳稳迈出第一步,形成现金流的正循环,村子才有将产业做大做强的底气。

  如何用分配凝聚人心?

  在湖南省宁乡市鹊山村, 2000余亩的现代化的蔬果大棚和稻养结合基地,引得前来参观学习的团队赞叹不绝。可在2014年前,这里却是令人揪心的党组织软弱涣散村,村里债台高筑,排名年年垫底。

  2014年,在外经商的陈剑回村担任村支部书记,花3个月走访了600多户村民。陈剑了解到,鹊山村土地碎片化程度高,人地不平衡,同时存在“有田无人种”和“有人无田种”两种极端现象,集体资源和收益分配一直是糊涂账,老百姓人心不齐,不愿为村集体出力。

  陈剑决心改革。2014年至2015年期间,鹊山村党总支召开大小屋场户主会议数百次,呼吁实行土地整村流转,成立土地合作社,实现全村土地的统一整合、开发、经营。陈剑还引进了27名高学历、高素质人才来村投资创业,土地合作社和村集体则入股企业,成为股东。

  2016年,养殖企业“贪吃侠”入驻村里后,村集体连续3年以现金入股,目前占股达17.5%;以支部党员为主体、以村为单位成立的营健农业发展公司,村集体连续投资几年后,也占到了17.5%的股份。如今,村里已有的25家经营主体中,村集体投资占股的有7家。

  在鹊山村,有的村民小组人均1亩9分地,最少的小组只有人均6分地,为了保障公平,鹊山村推行按人口分红而不是按耕地面积分红的举措,村民既有保底分红(土地流转收益分红),也有二次分红(经营收入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