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 主页
  • 行业新闻
  • 中德交通运输领域合作系列报道之内河航运篇 大江行船 有德为邻

中德交通运输领域合作系列报道之内河航运篇 大江行船 有德为邻

发布时间:2021-01-11 20:01:52 所属栏目:行业新闻 阅读:

“您今年5月访问联邦德国时,曾表示欢迎联邦(德国)交通部与我合作进行汉江整治和航运开发……德交通部于11月7日至11月23日派出该部部务参事、处长哈格尔博士带领的5人代表团来汉江进行了为期17天的考察……专家代表团的接待工作由我部会同陕西、湖北两省安排并给予了较高的礼遇。”这是30多年前交通部领导在写给国务院领导的报告信中的一段话。

16轮会谈内容丰富 两国合作走深走实

上世纪70年代,两德还处于分裂状态,联邦德国的内河航运治理水平已经走在世界前列。莱茵河这条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业运输大动脉之一,流经两德近半国土。“他们的通航里程达7000公里,水深都在4米以上,终年可以通航。”汤亚光说。

落后的现状梗在航运管理者心头,要学习先进技术把我国内河航道整治好——交通部下定决心。1984年,应原交通部部长李清邀请,联邦德国交通部部长维尔纳·多林格尔率领25人代表团来到中国访问。数月后,中德正式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内河航运合作协议》(简称《协议》),指导双方开展内河航运方面的技术、经济和科学合作,包括技术交流、培训以及其他一切有助于推动双方合作的活动。

2003年,中德内河航运合作迎来新机遇,两国交通部门再次签署《内河航运和水路交通合作协议》,取代原《协议》。新协议的签订是基于旧协议已取得的巨大成效,并将合作拓展至内河水运全领域,合作范围扩大了,形式也更丰富。水路建设项目管理、水路运营与维护管理、内河水路运输船型等12项课题纳入双方合作重点,且内容更加具体。

2008年第12轮会谈期间,德方专家赴长江中游实地参观了我国生态护岸工程,并交流研讨。2009年12月,我国派出长江航道局等有关单位专家赴德国,就内河生态护岸工程和技术实地调研。有着相似自然条件的中欧大河跨千山万水“联姻”。

2014年10月,时任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赴德参加了中德第三轮政府磋商,并与德国交通和数字基础设施部部长多布林特签署了新的部门间《海运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那时,他对两国继续拓展绿色交通、内河航运、长江“气候、水域、航运研究”等领域的合作提出了期待。

“通过为中国实施众多新项目提供支持,德国专家积累了新的经验。双方在水运和内河航道的技术交流和合作机制不仅获得赞誉,还成为每次部长级交流的议题之一。高层的认可,体现了德国在此领域同中方持续合作的期待。”德国联邦交通和数字基础设施部有关负责人如是说。

葛策则表示,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德方高度重视两国交通运输等领域的友好合作,愿意与中方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开展政策、法规和技术等的深度交流与合作,以互利共赢的务实成果更好造福两国人民。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内河上还能见到纤夫拉纤的场景,农闲时的运河畔,常有农民挑担挖土筑堤的身影。广袤国土上,江河奔流,地形复杂。河岸坍塌、浅滩难行……一系列复杂的航道问题成为我国未治愈的“顽疾”。

领先世界的治理技术打动着中国航务管理者。1986年6月的第二次会谈确定了此后两年的合作计划:德方愿为开发汉江航运、整治松花江航道提供技术支持。

专家团先后4次来华,实地考察,量身定制方案。“有一次,德国专家在考察路上遭遇车祸,翻了车,人被抛出去很远,他们也顾不上去医院,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照样去工地,他们对工作是极其认真负责的。”数十年后,汤亚光谈及当年陪同考察的经历,感慨万千。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德松花江航道治理合作结项。自此,松花江上畅行的船舶提升到千吨级,中德技术合作取得实实在在的发展成果。

当时的德国尼德芬诺、吕内堡等升船机已运行数十年,积累了丰富的运行维护经验,其结构型式与三峡升船机类似,对中国具有很大借鉴意义,而三峡升船机建设也以其惊人的规模和难度,吸引着德方。

这一世界上规模最大、技术难度最高的全平衡垂直升船机震憾了来访的德国专家。“我们学习德国原理,在中国创造了这样的奇迹,无论在规模、质量、实用性还是平稳度上,都超越了德国国内升船机。”交通运输部水运局原副局长解曼莹说。

如今,中德技术合作契合时代热点议题。“气候变化、先进技术的发展和社会需求的改变,给水运和内河航道的合作同样带来了多种挑战,我们希望可以共同为这些挑战找到解决途径。”德国交通和数字基础设施部有关负责人提出了期待。

中方研究机构以德国关键技术及成果为基础,通过引进、吸收、消化后再创新,将德国KLIWAS项目的关键技术“本地化”。中德内河航运合作机制中方秘书长邓延洁介绍:“我们已研究筛选出适用于长江流域的全球气候模式,总结出未来气候变化影响下长江航道条件的变化规律,并给出了应对措施和建议。这一项目填补了气候变化对整个长江流域航道及航运影响的研究空白。”

“通过现场参观,我们进一步了解了德国的内河航运管理体制、港口建设和管理、船公司经营情况和管理体制等,同时也使我们看到了先进的运河系统。”曾任职于广东驳运公司,如今已经退休的马振东回忆道。

人才是撬动所有资源的首要资源,也是最为重要的决定性资源。中国开辟运河并利用内河水运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但是新中国成立至上世纪80年代,真正现代化的内河航运并没有发展起来,相关领域的技术人才更是凤毛麟角。

“我们那期的培训主题是港口装卸管理与环境保护,我在学习的过程中认识到了港口生产调度对于环境治理的重要性。”来自上海市航务管理处的陶义刚参加了1993年的内河航务培训,对于当年培训的场景,他至今历历在目。回到工作岗位后,他总结学习成果,提出并推广了一系列关于上海港建设智慧港口、绿色港口的理念。

德方将培训课程设置为理论和实操两部分,上半年是课堂上的理论知识传授,下半年深入一线观摩、操作,以保证学员充分理解知识并应用到实际操作中。“那是一段充实难忘的美好时光。”参加了2005年至2006年培训的学员隋红枚说。

2012年、2013年,应德国邀请,长江三峡通航管理局先后派出2批共23名学员赴德国进行升船机运行维护培训。回忆起学习交流的时光,很多学员提到舒马赫先生。

“舒马赫对于我们的疑问总是耐心细致、毫无保留地解答,有一次我们对塔柱支撑结构提出了疑问,他到档案室查阅了1934年的竣工图纸和资料,然后给我们讲解答疑。他严谨务实的工作作风,给我们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不羁的外表下,仍然是典型的‘德国心’。”长江三峡通航管理局副局长郑卫力回忆道。

2008年中德第12轮会谈后,两国就升船机项目开展培训,中方学员达100余人,为三峡培育了一大批升船机运行维护技术骨干。他们至今活跃在升船机工程监理与设备调试的第一线,所建设的航运设备代表着世界领先水平。

数读

●德国基于已开展多年的KLIWAS项目成果,为我国提供了66份研究报告、近70份论文资料。

●1984年至2000年,中国交通运输系统派往德国的进修人员达175人。

德国交通和数字基础设施部有关负责人:

原交通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唐国英:

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物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德航运合作机制中方秘书长邓延洁:

在双方的交流与合作中,大家都是非常坦诚,毫无保留地进行深度技术交流与沟通,正是在这种互信友好的氛围下,才取得了丰硕成果。

在众多旅德纪念物中,我最常翻看的是一张老地图。这一张纸已发黄、褐迹斑斑的德国地图,是我1988年第一次去德国时买的,那是一次跨过3个年度的旅程。

江苏南通港口集团通州港务公司工作人员蔡欣:

在一年的学习生活中,我们先后参观了斯图加特、柏林等港口。我发现这些港口有一个显著特点:物流观念强。德国港口半营或不经营装卸业务的经营管理模式,也决定了他们港口总收入结构的多元性。德国港口的成功经验和先进理念,对于我们的港口建设和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