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行业

韵达 不愿轻易站队阿里

发布时间:2020-05-18 04:00:01 所属栏目:快递行业 阅读:

原标题:韵达 不愿轻易站队阿里 来源:万联网

(002100.SH)发布2019年财报,股东名单中意外出现了阿里的身影,“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其2%的股份。

至此,阿里已经参股了除顺丰之外的中国五大快递公司。其中,韵达是最特别的一个。

阿里是百世物流的最大股东,拥有46.2%的投票权,还是申通和圆通的第二大股东,分别持股约15和11%,又是中通的第三大股东,持股8.7%。相较之下,阿里在韵达的股东名单中位列第八,无缘董事会席位。

换言之,在这些快递公司中,阿里对韵达的话语权最弱,这与外界预期相距甚远。据外媒报道,阿里计划从韵达创始人聂腾云和陈立英夫妇手中收购至少10%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棱镜》,阿里和韵达之间的股权谈判已经拉锯多年,迟迟未能有结果,“虽然阿里现在是小股东,但韵达并不想让外界觉得自己已经站队。”

韵达不愿站队阿里

2016年是快递行业的资本之年,申通和圆通率先吹响上市号角,韵达于当年7月宣布借壳A股上市公司“新海股份”,作价180亿元。

2017年1月18日,韵达正式敲钟上市。

2019年12月24日,韵达股份迎来上市以来最大规模的限售股解禁,占总股本比例高达74.12%,当时的股价约为32元/股。

这批限售股正是韵达2016年宣布借壳时通过定增发行的股份,发行价为19.79元/股,期间经过多次送转之后,股东的持股成本降至9.76元/股。

在这次解禁中,不少股东通过减持完成套现。

其中,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上海丰科、桐庐韵科、桐庐韵嘉合计减持4452.56万股,占总股本2%,减持均价为30元/股,相当于套现13.3亿元。

2020年1月2日,韵达股份再发公告,2019年12月24日至31日,黄新华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约2055万股,占韵达总股本的0.92%,合计套现约6.2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黄新华为宁波新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韵达十大股东之一,是2016年韵达股份借壳的公司“新海股份”的老板。

根据2019年财报,韵达目前最大的股东为上海罗颉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罗颉思’),持股比例为52.19%。上海罗颉思由聂腾云和陈立英夫妇控制。

除此之外,聂腾云以及一致行动人(妻子陈立英、父亲聂樟清以及舅舅周伯根)实际控制的上海丰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为韵达的第二大股东,目前持股4.27%。除此之外,聂腾云作为自然人还持有公司3.4%的股份。

“阿里跟韵达谈了很久很久,迟迟没有结果,只能从老股东手中拿2个点。韵达态度很明确,这不代表站队,聂腾云家族不想与申通一样将公司控制权拱手让人。”一位物流行业投资人对《棱镜》表示。

2019年3月,阿里斥资46.6亿元入股申通快递,通过投资母公司的方式获得对方14.65股权。当年7月,双方宣布签署股权收购协议,该协议允许阿里或其指定第三方在三年之内收购申通前两大股东所持上市公司约31.35%的股权。

《棱镜》通过财报梳理发现,复星旗下的股权投资机构“复星创富”去年减持了不少韵达股票,持股比例从2011年年底的4.51%降至2019年年底的2.21%。

公开资料显示,韵达曾在2018年接受过一轮外部融资,投资者包括复星集团、联想创投。

“阿里此举是为了和韵达联络感情,同时也是为下一步的交易做铺垫,扩大阿里系物流版图。”通达系一位高管告诉《棱镜》。

创始人比王卫低调

根据福布斯发布的《2019年中国富豪榜》,聂腾云家族以459.6亿元的财富位居第41位,在物流行业仅次于顺丰创始人王卫。

在快递江湖中,王卫是一个极其低调的存在,而聂腾云和他相比都有过之无不及,从不接受采访,习惯隐身。

无论是公司官网,还是官微,这位公司掌门人似乎从不存在,所有宣传资料对他的名字一概不提,只用董事长一笔带过。

2017年,在杭州举行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主持人问当时在座的“四通一达”老板,台上最佩服谁,圆通、韵达、百世、中通的老板给出的答案是“全部”。

唯独申通董事长的陈德军写的是“聂腾云”。陈德军说佩服聂腾云是因为他“最年轻,做事认真,能吃苦”。

陈德军和聂腾云都来自于中国“快递之乡”浙江桐庐,双方家庭交集颇多。

1997年10月,聂腾飞车祸不幸去世,由他一手创立的申通快递由他夫人陈小英和其兄长陈德军接手。两年之后,当时经营申通慈溪网点的聂腾云不顾家人反对决定出来单干,在上海成立韵达。

和申通一样,韵达成立之初时主要在华东地区建设营业点,从2001年开始在全国各地物色加盟商,2003年下半年开始建设转运中心,加强对加盟商的管理。

2008年,韵达在市场上逐渐站稳脚跟,此时已经积累了一定财富的聂腾云打算出国学习,他和舅舅周伯根去美国参观了联邦快递,虽然去之前了解过自动化分拣,但去了现场之后还是被震撼了,觉得韵达在这方面纯属“瞎搞”。

与联邦快递这样的国际巨头相比,当时国内的快递业几乎没有技术含量可言,运单号要手抄,发件地和目的地也要手抄,结算都是现金,而布局自动化设备的前提是IT系统的搭建。

聂腾云本人学历不高,1995年从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专业是“商业经营“,这并不影响他对技术的钻研和痴迷。从美国回来之后,聂腾云开始组建搭建公司的IT系统。

讲述中国快递业发展的《无处不在》一书中写道:“每天晚上,一批韵达总部的员工开始手工把当天快递的发件地址和收件地址全部录入进系统。2013年,韵达在上海应用了第一套全自动化分拣设备,成为行业最早这么做的“快递公司”。

直到现在,聂腾云依然是通达系老板中最懂技术的人。

“韵达自己买的车,无论是车辆构造,还是挂箱尺寸和材质,很多都是他亲自定出来的,换句话说,他比卖车的都懂车,主机厂去跟他谈生意都要带产品经理去,销售自己是搞不定的,因为他实在太懂技术了。”一位和他打过多次交道的业内人士对他的评价是“聪明、好学、务实”。

据韵达内部员工透露,聂腾云的办公室只有十几平米,十分朴实,平时在一张会议桌上办公,有人来就直接坐下来开会。

从老五变成第二

2008年之后,淘宝等电商平台的崛起让快递公司的业务量呈爆炸式增长,以申通、圆通为首的民营快递公司迎来黄金时代。

对韵达而言,转折出现在2013年。

根据兴业证券的分析,当时由于资产规模小,净利润少,韵达选择聚焦快递,尤其是电商件,并且将转运中心从80多个缩减合并至50多个,优化干线运输路线,并且推出加盟商直跑模式,免去中转环节,降低单票成本。

聂腾云对技术的痴迷和钻研直接影响了韵达在车辆设备上的投入力度以及分拣成本的降低效率。

根据历年财报,韵达“机器设备”的账面价值从2013年的2.1亿元飙升到2019年的41.13亿元,超过申通和圆通两家之和。从2013年到2011年,通过加大对自动化设备的投入,韵达单票快递的分拣成本从0.74元/件下降至0.39元/件,在通达系中仅次于中通。

2014年前后,韵达开始拆解大加盟商,调整网点规模,以30~300名员工规模为网点设置单位,地方割据势力的无限扩张被遏制,更多的社会资本得以进入这个行业。

2016年,韵达继续拆细网络,开展去二网点化改革,让一级网点内的二级承包转正为一级网点。

兴业证券对此评价称:这样做的优势不仅是资本可以快进快出,更重要的是细化了市场竞争,提高了反应灵敏度,政策效果点对点直达。针对新政策,总部决定下来后,网点老板自己马上执行。

数据显示,韵达快递的加盟商数量从2013年的2772个增长到2019年底的3728个,其中前五大大加盟商客户占营收的比例为8.58%。

根据2019年财报,韵达去年完成业务量100.3亿件,同比增长43.6%,市场占有率为15.79%,同比增加两个百分点,行业排名第二,仅次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