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行业

“加盟制”导致星晨急便过早夭折

发布时间:2020-05-15 18:02:35 所属栏目:快递行业 阅读:

“加盟制”导致星晨急便过早夭折

祸起资金链断裂,民营快递整合后不堪网点重叠之重

“1400多名员工两个多月没有工资,我已经倾家荡产。”3月4日晚,成功操办过宅急送的陈平,在手机短信上这样留下星晨急便的悲情剧终。

此后,星晨急便的官网关闭,400客服电话短路,北京总部的办公地址也是人去楼空。这是继广东DDS倒闭后,又一规模性快递企业猝死。

人情冷暖各人自知,各方合作者更是极力撇清关系。

鑫飞鸿于2018年10月被星晨急便并购,其董事长邓飞浪表示公司与星晨急便已无业务往来。作为星晨急便股东之一,阿里巴巴方面向南都记者表示,“倒闭传言属实,不予置评。”此前有消息称,宅急送与星晨急便已签订“合并保密协议”,不料,3月6日,宅急送发表声明称,双方没有股权关系,没有签协议,无资金往来,无业务合作。

尽管如此,陈平还怀揣着“起死回生”的希望。他在消失数日后对媒体声称,“华南区尚在保持运营,华东区下周将重新运作。”只是,“这些大区是否还以星晨急便的名义推进业务我很难保证。”

是什么变故给星晨急便带来难以化解的危机?

问题出在哪里?

2008年底,在创办宅急送15年后,50岁的陈平以售出全部股份换回的2700万元,创立星晨急便。

“打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要做以COD(代收货款)为主营业务的全国性快递公司。”跟随陈平创业多年的星晨急便高管谭山(化名)告诉南都记者,陈平提出了“云快递”的概念,加盟商只需要一台电脑就可以访问星晨急便“云快递”平台,获得客户,并通过这个平台取货、送货、打单、签收。计划的确很振奋人心,但2008年、2009年快递企业已经上了一定规模,按照当时预估,建全国性网络大概需要3亿—5亿资金,不可避免地“星晨急便一直很缺钱。”

这个说法颇有道理,但让人疑窦重生。按照“星晨急便·鑫飞鸿”此前官网资料,2018年公司全网营业额7.5亿元,具有转运及分拨中心150多个,网点数量3800多个,员工28100名。

既然陈平能够将2700万的资金滚成7.5亿的营业额,为何还会“一夜倒闭”?既然以前陷入资金困境时,可以通过先后两次引入阿里巴巴集团注资共7000万元,顺利化解危机,为何这一次不能“重施故伎”,而是演变成灭顶之灾?

目前,星晨急便官网已无法打开,400客服电话始终无法接通,总部办公地址北京昌平区北方明珠大厦5楼已经是人去楼空,物业公司贴出了催交物业费的公告。还有网友爆料称,北京、天津等地全国直营中转站的重要资产如车辆、电脑等办公设备一夜之间全部蒸发。

从各种层面的信息来看,星晨急便倒闭的传言已成事实。

债务摧垮现金流

各方合作者则越发变得不耐心。

3月5日,于2018年10月被星晨急便并购的鑫飞鸿公司,在其官网上以“飞鸿物流华南总部”的名义挂出一条消息称,在全体人员期望泰康人寿、宅急送的投资之际,星晨急便的干部及员工于3月2日连夜转移资产,划走华南总部20多万元资金,不知去向。鑫飞鸿董事长邓飞浪表示,公司与星晨急便已无业务往来。

终于,最坏的消息还是传来。3月6日,北京宅急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到目前为止,宅急送与星晨急便·鑫飞鸿快递有限责任公司双方没有任何股权关系,没有签订任何合作协议,没有任何资金往来,也没有进行任何业务合作。”

结论显而易见:即便宅急送的老板陈显宝与星晨急便老板陈平是亲兄弟,但“兄弟有难拉上一把”是不可能了,宅急送与星晨急便合并的方案已宣告失败。

“这里头的玄机可能在于债务问题上,自从星晨急便并购鑫飞鸿,就被几千万元的债款给套牢,替鑫飞鸿还这几千万的债务实际就是耗尽星晨急便的现金流。”在谭山看来,倘若星晨急便不去合并鑫飞鸿,那今天倒下的就是鑫飞鸿,而不是星晨急便。同理,倘若宅急送再来接手这块烫手山芋(巨额债务),那可能就是星晨急便“起死回生”,而宅急送又被拖垮。

那么,阿里巴巴作为星晨急便股东之一,是否会加大投资帮助陈平解决危机?陈平对媒体称,目前还没有这种可能。

“最后一公里”的崩塌鸿的价值就在于,鑫飞鸿的干线运输极为发达,每天有固定的列车班次可以抵达全国各地。

引资维艰,星晨急便能否依托业务运作来回笼资金呢?

按照淘宝推荐物流的规划,星晨急便从广州发货到北京、江浙沪、安徽、山东、四川等全国各大省市,运输天数都是2—3天,这对星晨急便来说是巨大的挑战。而合并鑫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