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行业

五问快递柜:真的是模式差吗?

发布时间:2020-05-08 22:58:07 所属栏目:快递行业 阅读:

文 | 一千二百字

先是在劳动节前,丰巢宣布了新的服务标准,免费为取件人保管包裹12小时,超时后取件要费收,同时推出会员月卡“对冲”这个单次收费业务;紧接着在节后以上市公司公告形式宣布,将中邮智递(速递易)并购为子公司。公告内容不再赘述,新闻里都有。

两个动作背后逻辑非常明显,收费的底气源自对市场份额的掌控力。丰巢在2017年已经并购了中集e栈,进一步吃进中邮速递易后,扫清了市场上的竞争对手,把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先解决掉,剩下的一方就是菜鸟以及背后已经“站队”的通达系快递。

此举的意义在于,提前把未来潜在的价格战成本转换成并购成本,想借“份额”之力来提升市场议价能力。这看起来更像一个成本控制战略。快递柜模式至今不能盈利,不可能像共享单车当年那样比着融资烧钱,成本控制上相对要精打细算。

这事的潜在影响不会小,剁手党今后的收货体验会改变,下面分析几个可能关心的问题。

1. 快递柜舒服了谁?

主要涉及四方:快递员、收件人、快递柜运营方、物业。

毫无疑问,快递员是满意的,省去爬楼,单位派件效率提升明显;物业也乐意,快递柜入驻小区不是免费的,它也能改变平时一部分包裹被临时堆放在物业或门卫室的情况;运营方本身就是推动这个商业模式的,不必说;最后就是收件人,与前三方的一致诉求相比,收件人的诉求最复杂,因为消费者各有各的情况。

对于上班族、经常出差的人,放快递柜可能更方便,降低沟通成本,提升了确定性;对于大件包裹、老人代收快递、家离快递柜较远的、物品有保鲜时限的,强制放快递柜可能就是添堵。

2. 选择权该给谁?

末端配送最重要的是什么?并不是一味追求时效、上门,而是尽可能增加确定性。所谓确定性是取件人心里预期的取件时间和实际送达时间的匹配度。确定性意味着省心。

淘鲜达、京东到家这类本地即时配送的方便之处就在于,可将送达时间精确到半小时范围内。有时候会遇到快要超时了,配送员打过电话来说他先帮你点确认收货,然后晚几分钟送达,不想因超时被平台罚款。虽说不符合规则,但背后反映出这类配送员的压力与这种配送模式的确定性优势。

相比,电商包裹的物流是一个更长的链条,仓配、干线运输这些环节都是标准化的、时间与成本可控,唯独末端是难以标准化的。要不要放快递柜谁说了算?理应是取件人说了算,最好在下单时就能选择是否用快递柜取件。但电商与快递通常是两个主体,各自利益诉求不同,不像电子面单、数字地址库那样双方积极推广,很快普及,快递柜选项这块没做好。

那么这个工作就转嫁给了末端快递员,但如果每单都要求快递员打电话询问放快递柜可以吗,一来电话费付不起,二来这样耽误的沟通时间与提升效率的初衷相悖。当快递员问也不问就把包裹放进快递柜里时,取件人很可能会抱怨,谁让你放柜子里了?这就是不确定性造成的沟通成本。

3. 该不该收费?

先亮明我的观点:可以收费,但有前提。虽然是私人企业设立的,但快递柜属于公共设施,占用公共资源超过一定时限,理应付出一定的成本,这是合理的。但有人会说,快递柜不是我让它进小区的,没跟我商量过,这属于强制接受服务。所以这就回到了上面的选择权问题,前提是你怎么区别对待取件人的诉求分层问题?

当年共享单车比拼投放、占满马路便道时,也没跟行人商量过,只不过行人能主动选择骑或不骑。但你说我们集体投诉将它们清理出便道,现实中又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只能任由它在资本加持下疯狂扩张。

客观说,快递柜缓解了末端配送压力,在一些场景下方便了取件人,这也是丰巢敢于尝试会员制服务的用户基础。丰巢不是第一个尝试超时取件收费的,它至少从2011年就一直在试探市场,从点赞免费取,到打赏取件,再到这次的每超时12小时加收0.5元,说明它一直有这个盘算。

亚马逊从2017年开始在全美的物业公寓楼推广Amazon Hub快递柜,它的模式是物业出钱,当时是10000-20000美元购买一个快递柜,安装在公寓楼里,物业通常会免费提供给居民使用。该快递柜是开放模式,不只服务于亚马逊自己的包裹。取件人在下单时可选择快递柜,包裹送到后,他会收到一条取件码,三天内可在快递柜前扫码免费取走,三天后滞留包裹会被视为退货,被快递员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