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行业

快递开始烧钱(二)

发布时间:2019-05-10 02:03:26 所属栏目:快递行业 阅读:

民营快递业内流传这样的说法:谁先涨价谁先死,谁不涨价谁等死。

目前,国内快递业务的利润之薄毋庸置疑。

根据国家邮政局在2009年8月公布的数据:按业务量计算,同城、异地、国际及港澳台快递业务分别占总量的23.6%、70.5%和5.9%;而按照业务收入计算,这三个数字则分别为7.4%、55.8%和32.0%。

据邵钟林介绍,中国社会科学院正在测算中国快递行业最低平均价格。测算的结果是,目前国内快递的价格大多比最低平均价格还低。“有的快递业务比邮政普通包裹还便宜。普通包裹是由消费者负担去邮局寄、取的环节,而快递是门对门服务,对企业来说成本更多。如果价格比普通包裹还便宜,肯定要亏本。”然而,即便这样,谁也不敢轻易涨价。2009年11月,江浙沪地区五大民营快递公司——申通、圆通、韵达、中通、天体涨价。但仅仅过了5天,这一计划就无疾而终。原因是他们的最大客户——强势的淘宝卖家联盟的反对。面对无情的市场,民营快递业内流传这样的说法:谁先涨价谁先死,谁不涨价谁等死。

低成本运作的民营快递尚且如此,运营成本高得多的跨国快递公司,要想在国内快递业务上盈利,更加困难。

尚在正式进军国内递送市场之初的2007年6月,价格一度不是联邦快递的考虑核心。当时的联邦快递希望通过清晰地“次早达”、“次日达”、“隔日达”三种服务产品,征服客户。

尽管这一举措让习惯了模糊时间概念的中国客户觉得新鲜,不过,联邦快递当时的高端定价策略很快就浇熄了消费者的热情。事实是,价格始终是国内大部分消费者考虑的首要因素。

国内业务冷清了几个月,陈嘉良开始酝酿降价:“开始时我们的价格的确与市场有很大差距,后来是根据市场调研报告重新定的价。”

从2007年10月到2008年6月,短短8个月时间,联邦快递国内业务的价格被三度调低,总降幅高达70%。相应地,其市场份额在此期间增总部已经同意,允许其在中国国内市场最多亏损三年。

对此,陈嘉良回应道:“没有这样的事。”不过,他也坦承:“每一家公司都有投资阶段,任何一门生意都不会开门就赚钱。”

“价格战”的说法更多是源于外界——很多人认为,外资公司的成本一定高于本土企业,而联邦快递是为了扩大市场、摊薄成本,才大幅降价。

据报道,联邦快递每年在信息技术方面的投入超过10亿美元,每个普通员工的培训费用都有2500美元。有业内人士表示,联邦快递的人工成本和操作成本是民营快递的3-5倍。

“很多人认为国际公司的营运成本一定比本土公司高,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看法。不管是国际公司还是本土公司,都要守法经营,该给员工的福利都要给,虽然薪水会有一点差距,但其他的成本差不多。除此之外,管理水平的差异还会影响无形成本,比如破损率、丢失率、派错比例等,出错的比例低,理赔成本自然就低。事实上,给员工好一点的薪水、好一点的培训,让他们把工作做好,反而能降低无形成本。”陈嘉良显然对上述说法并不认同。

不过,无论目前是薄利还是亏损,中国市场的吸引力都是巨大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供应链的起点和终点,而不仅仅是亚太的经济和贸易中心。”联邦快递创始人弗雷德·史密斯曾这样表达他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来自博斯公司大中华区资深专家庞复兴的观点也认为:虽然中国的快递行业会经历一个集中与洗牌的过程,但几乎不会面临像发达国家整体市场周期性萎缩那样的风险。

这种信心成了中国快递行业的兴奋剂。圈地、整合也好,投资、竞争也罢,总之机会多多。

于是,2009年2月,联邦快递亚太区转运中心从菲律宾的苏比克湾搬到广州新白云机场;UPS也计划在2010年将原计划设于菲律宾的亚太转运中心移师深圳,投资将达1.8亿美元;而从2001—2009年间,DHL在中国内地的投资高达6.14亿美元……

巨额交易

“不是所有B2C都是联邦快递的客户,我们是有选择的。好在这个市场够大,够分。”

“1万亿指日可待。”在阿里巴巴投资星晨急便的发布会上,淘宝网首席财务官张勇表示,中国网购的市场空间还很大。

2009年,全中国2500亿的网购交易额,仅占中国整个零售市场的1.98%。过去5年间,淘宝网销售额的年增长率超过100%,每天能产生约400万件实物包裹。

没有人可以否认,中国快递市场的蓬勃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网购的兴盛。

在邵钟林看来,电子商务和快递物流,是网购时代的“两翼”,互相支持、荣辱与共:“它们不是1+1的关系,而是1×1的关系,任何一项为0,整体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