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行业

江苏“大包干”始发地,“小田”又变升级版“

发布时间:2022-04-28 16:08:19 所属栏目:快递行业 阅读:

  原标题:江苏“大包干”始发地,“小田”又变升级版“大田”

  再访40年前在江苏首开农村“大包干”先河、“大田”变“小田”的泗洪县上塘镇,看农业与农村的新变

江苏“大包干”始发地,“小田”又变升级版“

  2021年11月25日,在上塘镇垫湖村一家针织厂里,留守妇女正在熟练地缝制产品。记者段羡菊摄

  这是一场暌违40余年的追踪采访。

  “还记得,当年两位新华社记者来我们家采访,那时我16岁。”个头不高、脸庞黑里透红的李安胜走出家门,微笑着迎接前来寻访的新一辈新华社记者。

  李安胜家在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上塘镇,地处淮河下游,紧靠安徽省。1981年3月,新华社记者采写发表的通讯《春到上塘》,记录了当地农民冲破阻力在江苏首开农村“大包干”改革先河,“大田”变“小田”,取得粮满囤、谷满仓、满袋花生堆成垛的巨变。

  “一天,我们来到这个队,访问了社员李世林的家,一家人正忙着窖存山芋。他家九口人,三个劳力,去年包了20多亩地,打的粮食除上交集体、出售国家外,还余下约一万斤。”这篇通讯记录了当时李安胜父亲李世林所在生产队的情况,“曾经一度一个劳动日值(工分)只有一分六厘五,连一盒火柴都买不上。十岁左右的孩子差不多是吃国家救济粮款长大的……”

  视频由新华社江苏分社、泗洪县广播电视台联合制作,刘轩、胡波参与拍摄、剪辑

  “小田”又变成了“大田”

  从2021年底到今年3月,记者持续追访上塘到泗洪的乡村变化,李安胜自然成了重点采访对象。

  “当年报道刊发后,我爸收到了两个四川姑娘的来信。”他清晰记得当年报道的反响。“她们看到报道里写到我家‘单干’后存有1万斤粮食,就打听我爸婚姻情况。我爸回信说自己已经成家,如果愿意嫁到这里来,可以帮忙介绍。”

  当时李安胜家被称为“万斤粮户”,后来一些致富的农民被称为“万元户”。1992年,在李安胜母亲走了2年之后,他71岁的父亲去世。

  当年的报道不仅为上塘农民的改革撑了腰,而且推动整个江苏省的农村“大包干”改革。在上塘镇垫湖村的“春到上塘”纪念馆,雕塑还原了两位新华社记者围着花生采访农民的场景。

  40余年过去,对于上塘大部分农民而言,土地种植已经不是主要收入来源。目前,李安胜将7亩地流转给了大户,自己种植其余的17亩地。“轻活自己干,重活请人机械化作业。”

  上塘所在片区过去称为泗洪县“西南岗”,曾是江苏省贫困人口最集中的区域之一。因地处平原上的丘岗之上,土薄水荒,历史上曾“长草草无力,种谷谷不壮”“大雨哗哗流成灾,无雨半月渴死牛”。如今,这里的耕作、水利条件大幅改善,农民的生活水平更非当年可比。到2020年底,低收入农户全部实现脱贫,2021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达22570元。

  2022年春分过后,天气转暖。上塘镇垫湖村的麦苗逐渐过了分蘖期,拔节生长势头较好。种粮大户周茂章正在田间喷药,加强植保。8年前,他从租种60亩地起步,逐渐增加到如今承包500多亩地,成为地道的职业农民。

  这里的田野有个明显特点,每块田的面积特别大,这背后也经历了一场变革。当年农民的承包田,大多零散、不规则分布,不利耕种。十多年前,上塘镇一些村庄开始推行“小田变大田”,同时进行高标准农田建设:将散乱的田埂、沟渠清理掉,再统一开沟、通渠、铺路,然后重新调整,使每家每户的承包地尽量集中。

  有的种粮大户连片流转耕地后,再次拆除田埂,出现不少80亩、100亩整块“条田”,利于机械化、规模化种植。

  上塘自古以种植花生出名,当地已初步打响“上塘贡米”“上塘黑花生”等品牌。周茂章站在田头给记者算起了账,每年种植一季小麦和一季水稻,利润主要在水稻,遇上丰年,每亩地每年收入约1500元。扣除化肥、农药、租金、人工等成本,每亩约赚500元左右。加上政府发放的种粮补贴、耕地地力保护补贴、秸秆机械化还田作业补助等,每亩实际纯收入600多元左右,每年纯收入30多万元。

  历经40余年变迁,上塘至今保有人均近3亩的耕地。尽管人均耕地不算少,但仅靠种植自家承包地,很难实现致富梦。大部分青壮年劳动力更愿意到长三角地区寻找打工机会,中老年农民依然对耕地充满了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