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行业

记者实地探访快递转运中心 严、细、实 保快递安

发布时间:2022-04-16 14:04:51 所属栏目:快递行业 阅读:

□ 本报记者 刘 霞

近期,关于快递的一系列问题引发社会关注:快递发送似乎有点“卡”?快递包裹在运输过程中是否安全?4月8日晚,记者探访中通快递南京转运中心。

晚上9点,通往中通快递南京转运中心的江宁区汤魏路路口,七八辆物流转运车正在排队缓慢通行。该转运中心将防疫卡口设置在这里,经过的每一个货车司机都要接受查验。

从滁州网点来送揽收快件的司机朱玉超,每天都要往返南京和滁州,他是该转运中心南京车队的一名司机。下车后他随即打开“安康码”行程码和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交给卡口工作人员查验,同时,在登记表上登记自己的相关信息。

对于外省远道而来的司机来说,多了一道做抗原检测的查验流程。在卡口的桌上,放着很多抗原检测试剂盒。当来自河南漯河的物流转运车司机万军建下车接受检查时,工作人员立即打开一盒试剂。测试后一分钟左右,结果便出来了。万军建凑上去仔细看,显示“一道杠”,他疲惫的脸上露出笑容。在等待结果的时间里,他配合工作人员完成健康码、行程码、核酸报告的查验。记者看到桌上有两个测试完还没来得及丢弃的试剂盒,上面显示都是“一道杠”,工作人员说:“还没遇到过‘两道杠’的。”

严格的检查程序让货车司机在路上的时间被延长。对万军建来说,从河南漯河到南京,原本8小时的路程,现在要14个小时。“我今天5点就出发了,在上高速的卡口排队做抗原检测,花了2小时。高速上遇到堵车速度变慢,下高速又排队1小时。以前,天黑前就能到,现在晚上9点多才能到公司。”

物流司机到达转运中心卸货完毕后,他们的个人活动范围也被严格限制。中通快递南京分公司公共事务部经理申瑞说,司机卸货完成后只能在规定区域休息,等待新的运输任务,不能出园区。司机保持“两点一线”,避免与外界接触,也避免感染的风险。

外地进港的快件包裹如何做消杀?记者跟随万军建的物流车来到转运中心的卸货口。该转运中心面积约10万平方米,每天最多可处理200万票快件,是中通快递全国21个一级转运中心之一。整个转运中心分“出港”和“进港”两部分。“出港”即南京及其周边寄出的快件,发往全国各地。“进港”则是从全国各地发往南京和附近地区的快件。

在“进港”快件的卸货口,一条条传输带直通物流车车厢内部,将大件包裹和小件中转包“接”出来。紧接着,一个雾化消毒水的喷射装置在等待着它们,包裹依次通过消毒水的“沐浴”后,才进入分拣流水线。大件包裹就在这里完成分拣,而小件包裹,在二楼拆包后还将再次经过一道消毒水“沐浴”的关卡。申瑞说,每一个包裹在末端网点还要再经历一次消杀。

在快递包裹运输的每一个环节中,快递企业还会进行环境消杀。中通快递转运中心大门口,有一个巨大的门型铁架装置,只要有车辆经过,便会喷射出大量消毒喷雾。这是每一辆车的必经之路,可对车辆外部进行消杀。江苏中通快递安全监察负责人杨南介绍说,中通每日早晚两次对转运中心操作场地、办公楼、宿舍、食堂等区域进行整体消毒。

在工作人员安全管控方面,除对进入园区的驾驶员实行闭环管理以外,还对日常工作人员提出非常具体的操作要求。“上岗时要佩戴好医用外科口罩和一次性手套,从严落实‘戴口罩’‘勤洗手’‘测体温’‘不聚集’‘一米线’等基本健康防护措施。接种新冠疫苗,定期开展核酸检测,每日监测自己的健康状况。”杨南说,“快递员外出揽件返回后,要对车辆进行消毒,进入室内前对外露衣物及物品喷洒酒精消毒,规范脱下口罩和手套,将废弃口罩和手套丢弃至专门回收箱,使用洗手液洗手。外出送件的快递员,要求做好个人防护,尽量实行无接触配送,尽可能减少与消费者间的接触,保障安全。”

对于快递的畅通和时效问题,杨南告诉记者:“中通在全国的99个转运中心都没有停运,包括上海的转运中心。由于各地管控政策不同,有个别地区物流车进不去,或者运输时间相对延长。”

受疫情影响,快递业务增速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申瑞说,从整个江苏地区来看,中通每天的出港件比常态减少150万至200万件,进港件比常态减少250万至300万件。总的来看,业务量下降了30%至40%。

据省邮政管理局统计,随着各地管控措施升级,全省邮政快递业务量出现大幅下滑,目前日均邮件快件收寄量约1200万件、投递量约1000万件,疫情前全省日均收寄量约3000万件、投递量约2800万件,总量下滑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