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行业

百万件快递从这里再出发 记者夜探申通杭州转运

发布时间:2021-09-04 22:14:33 所属栏目:快递行业 阅读:

申通快递杭州转运中心 记者 马赛洁 摄

  如果你留意过网购后的物流详情,就会发现每天深夜时分,物流信息一般会更新为“快件已到达某地转运中心”,随即又在短时间后显示发往下一站。

  这就是快递运输过程中的重要环节——转运。承担这一功能的大型物流枢纽大多依高速公路而建,每个夜晚,都有货车陆续到达这里,卸下即将运抵或刚刚收进的大量快件。根据不同的目的地进行快速分拣后,这些快件又以新的组合出发,奔赴下一个城市。

  这个地方通宵达旦、高速运转。看起来毫不起眼,又承载着人们的热切期待,成为便捷生活的重要组成。

  这里的夜,到底是一副怎样的景象?近日,记者来到位于杭州钱塘区大江东的申通快递杭州转运中心,直击每天百万个快件如何从这里再出发。

  1008辆聪明“小车”

  每小时可分拣4万多个快件

  夕阳西沉,晚霞漫天。当钟表跳至晚上7时20分,居于大江东一隅的申通快递杭州转运中心,仿佛苏醒了一般——大功率的照明灯被一排排打亮;高低错落、不同规格的流水线缓缓启动,随即“哒哒哒”地奔跑起来;工人们简单碰头开会,随即散开到这个4万平方米大型转运中心的各个岗位上。

  快件运抵的“晚高峰”要来了。

  经过白天高速路上的长途跋涉,一辆辆满载而来的货车驶入中心的大铁门,在预定位置借助装卸辅助伸缩机,把快件搬至传送带上送往分拣区。

  主管胡日财是个90后,他带我们爬上分拣区上方的巡视走廊,一睹整个快递分拣转运的全貌。

  和我们想象中的劳动密集型作业大不一样,偌大的场站中,最显眼的就是一条条银灰色的传送带,宛若蛟龙,穿插起伏,很是恢弘。这是一套被称为“自动化交叉带分拣系统”的智能分拣装置。

  伴随着机器低沉的运转声,一个个快件附着在传送带有序前行,来到场站中心位置时会倏地停住,随即被弹进一侧某个白色格口。这样的格口,在3条传送带两侧共有536个,且每个格口下面都有一个标注了不同地址的环保循环袋。

  “这就表示这个快件已经分拣完成。”胡日财告诉我们,接下去只需等待这个环保循环袋装满,便可以打包装车了。

  那这些快件又是如何准确找到自己的格口的?胡日财带我们走近观看:“你们看,这里的传送带是不是和普通的不太一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们注意到,所谓的传送带其实由一个个小块连接而成,这些小块被胡日财称为“小车”。每个快件在扫描面单后会被安放到一辆“小车”上,由“三段码”组成的快件信息也同步被系统抓取。

  “这是一组由9个数字或字母组成的代码,3个一段,每段都代表不同信息,最前面一段就表示这个快件要去的城市。”胡日财解释,“获得了指令的‘小车’当然知道自己该在哪儿停,又该往哪个格口弹了。”

  据了解,在申通快递杭州转运中心,这样的“小车”共有1008辆,每小时可以分拣4.2万个快件,效率是人工分拣的3倍。这段时间,该转运中心日均快件处理量在140万件左右,而在高峰期,这个数字达到300万件。

  “在智能装备的加持下,快件流转的速度大大提高了。”胡日财骄傲地说。

人工分拣区 记者 马赛洁 摄

  400余人周而复始

  人机配合让分拣更精准

  晚上8时,一束光穿透夜空,一辆货车发动后缓缓转身,两名身强力壮的工友将装载厢内的快件包裹往里使劲挤了挤,关上了车门。

  这是当天晚上驶出申通快递杭州转运中心的第一辆货车,短短半个多小时,它就带着分拣好的快件,马上要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萧山集散中心。

  胡日财告诉我们,在这样的高速分拣下,申通对快件分错的容错率是千分之一。智能系统是关键,但也离不了人的配合。即使是在七八月这样的快递淡季,申通快递杭州转运中心每天也有400余人进行运维操作。

  “我们要求所有小件必须打包成大件发出,避免运输中包裹破损。”胡日财告诉我们,这也意味着小件包裹运到这里,得先拆包后分拣再进行打包。

  拆包打包,是个体力活,拆包台旁清一色的男性工人。天气闷热,吸收了一整天热量的铁皮房,开始向四面八方散发热量。有人干得起劲,干脆赤膊上阵。看见我们,工人们连连摆手:“别过来了,都是灰。” 灰尘附在他们出了汗的手臂上,是一片斑驳的灰色花纹。

  小件包裹的面单扫描,也要靠人工辅助。45岁的白秀娥,已经在扫描快件面单的供包台上工作了3年,她的工作看起来似乎有些简单:就是把大小不一的快件一件件手动分开,再按顺序放入分拣系统,以便机器可以快速扫描每一个快件。

  不过这一刻不停的周而复始中,也暗藏着门道。“我们要快速鉴别一部分不适合放入自动分拣系统里的快件,比如超出格口规格的快件,比如三段码不全、需要人工分拣的包裹。那我们在扫描面单的同时,也要顺手把这些事情做了,从而提高整个快件流转的速度。”说这话时,白秀娥很有成就感。

  人工分拣是最后的兜底,也是最有技术难度的部分。所有地址“存疑”的快件,最后都会被汇集到分拣系统的末端,由资深分拣员通过经验辨认地址,扔进不同的格口。“别看有些快件的地址显示都是在一条路上的,只有门牌号不同,但一条路的不同号段,都可能分属不同网点,要投进不同的格口。”湖北妹子龙娇告诉我们,快速鉴别是她入职申通9年来练就的扎实功底,“以前还要背出一本40多页的资料册,包括航空代码、城市区号和5000多条邮编,现在我看到这些数字都有条件反射了。”

  如果快件内含有违禁物品,也全靠人工看安检影像图筛选出来。河南姑娘费艳丽从去年10月开始轮岗负责安检,被派到上海专门学习专业技能:从一堆重叠的色块中,3秒之内识别出婴儿手推车、晾衣架、电热水器、钢板等各种各样的快件内容。

  这个晚上,从7点到凌晨2点,她一共从屏幕上看了120多万票快件,揪出了9票违禁物品,有管制刀具、压力罐、小动物等。

  正是通过一环扣一环、人机的完美配合,快件被不断提速,朝着我们一路飞奔而来,据胡日财介绍,10年前,一个快件从乌鲁木齐到杭州最起码需要七八天,现在已实现3天内可达。